写文是为了开心

【生日快乐 生得更快乐】

谢谢你

虽然你可能看不到

时光信筒


半架空
流水账
ooc
感谢阅读ww

【2011】

“你约我出来…就是为了看这个?”mafu站在天月身边,兴致缺缺的看着被淹没在小朋友堆里的小小信筒,若不是天月一脸认真的约他来这里,mafu说什么都不会出门的

“不要开玩笑了”连续多天的睡眠不足使mafu的耐心变得没那么好,小朋友们投完信后渐渐散开,露出了信筒上用不同颜色写出的幼稚字体【时光信筒】——怎么看怎么像哄骗小孩子的把戏

建立这个信筒的是一家很有名的幼儿园,信筒就设立在幼儿园不远处的一个公园里

本来是放在幼儿园室内的,只是随着信筒名气的提升,园长决定放到公众区域,与相关部门协调好之后,定下了每年的男孩节和女孩节这两天会开放信筒,即使...

【そらまふ】Burning

-架空向
-可能ooc,勿带三
-灵感来自电影《The fall》
-希希生日快乐!

【一】

Soraru从漫长的睡梦中醒来时,眼前一片漆黑。耳边充斥着嘈杂的声音——装满药水的瓶子互相碰撞;不远处好像还有小孩子在哭闹;还有人因为疼痛而哽咽的低泣;有人正快步走向自己,很快,脚步声在床边停下

“Soraru先生,您醒了?”是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

“嗯”Soraru只发了一个音节便闭上了嘴,努力回忆自己到底躺了多久才会让嗓音哑成这样

女子——应该说,护士动作轻柔的换下输液的瓶子,看药水顺着透明的细管缓缓流进病人的身体,然后帮Soraru掖好被角。手指在触碰到绑在耳后的绷带时停顿了一下

“能恢复么...

片段

soramafu】

可能ooc】

感谢食用】

﹉﹉﹉﹉﹉﹉﹉﹉﹉﹉﹉﹉﹉﹉﹉﹉﹉﹉﹉﹉﹉﹉﹉﹉

【ONE】

mafu放下手中的叉子,捂着腮,紧闭着眼睛等待那份疼痛缓过去

“怎么不吃?”他睁眼看向坐在自己对面发问的人

默默的从对方的盘子里插走一块煎好的牛排,在对方不满的一句“混蛋”声里,放缓了咀嚼的速度

用着含糊不清的声音说话,其实在别人耳中听起来就像撒娇一样“不是说好的么?Soraru桑负责烤肉烤肉烤肉,我负责啊呜啊呜啊呜的吃”

“喂喂,这是你擅自决定的吧”那人笑着,纵容了他玩笑般的任性

面前拿着烤肉工具的手白皙修长,在不断四散的灰色烟雾里,mafu觉得即使是在烤肉,全神贯...

故事



像所有故事的发生都有个地点一样,这大概是一个发生在动物园里的故事

具体的说,是笼子里

刚刚出生的兔子被放到暖箱,和其他毛团子一起。但是仅仅两周而已,饲养员就发现了问题——这是一只不能像其他兔子一样健康成长的弱兔子

胆小又瘦弱,抢不过自己的同伴就只能在喂食的时候被挤出饭槽,然后在其他兔子吃过之后探出脑袋,找一些少的可怜的食物勉强果腹

这样的兔子怎么能长的好呢,好在它还有另外的用处,饲养员叹了一口气,想起了另一边刚刚出生的幼狼

幼狼也是在动物园出生的,刚出生的时候浑身都湿漉漉的,它的妈妈随意舔了它几下就转头睡去

没有母亲陪伴的成长未免也太孤单了,于是他拿来了一只兔子来给它作伴

像...

殊途同归(下)

(上)


————————


子弹擦着脸颊过去,まふまふ甚至能听到空气被划破的声音

“喂”まふまふ迅速闪躲开,即使这样,脸颊上却还是留下了子弹擦伤的痕迹

“そらるさん真下得了手啊,枉我这么信任你。”明明是委屈的语气,眼神却从玩笑变得危险了起来

信任……

そらる持枪的手有着不可察觉的颤抖。“我信任你”前任家主慈祥的声音,尼尔严肃的声音,还有……まふまふ现在委屈的声音混在一起,そらる闭上了眼睛,尽量维持着平静的声音说道

“在我开第二枪之前,离开我的视线”

“如果……我说不呢?”まふまふ不知道什么时候跃到自己的身后,冰凉的匕首抵在颈间动脉上。温热的呼吸若有若无的触碰着そらる的耳朵,まふまふ的...

Monster

【勿带三,架空】

【HE 】

【ooc,感谢食用】

——————————————————
【一】

将经理办公室的门轻轻关上,直到在走廊里走了很久,仍然能听到那个过度肥胖的老男人在声嘶力竭的骂着什么

mafu不是没注意到同事们欲言又止的神色,只是现在无论解释什么都没有必要了。所有的工作都已经交接利落,这个月的工资也自动放弃。mafu自认为没有给公司带来任何利益损失

辞职报告摔到那张油腻的脸上时,mafu有一瞬间担心被订成册的一小沓纸会不会散开——还好没有,不然自己又要重新订一份。命中率满分,mafu将胸前的工作证取下,用笔在上面画了一个大大的对勾,以此表示满意

蓝色的痕迹有一点点勾到...

【新年贺文】Rain Stop


看着那个人穿着白色衬衫和袜子走来走去的样子……

“啧”

Soraru皱着眉移开了视线,想提醒他穿上鞋子,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脑内的冲动变成了一种他自认为是调侃的话——

【大概是下面没穿吧】

大概,Soraru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如果是自己的女朋友,自己绝对不能放任她穿着白衬衫和白袜子在自己面前走来走去……

喂!

Soraru用手背挡住了自己发烫的眼睛,自己,到底在,想什么啊

“So…Soraru桑?Soraru桑?”不用睁开眼睛也能想象到那个人肯定正担忧的望向自己吧

明明已经二十多岁了,有的时候还是脆弱的像小孩子一


说着中二有时又有些好笑的言论,可乐打翻在他眼里也是严重事...

二律背反

入坑须知:cp为soramafu

虐向

勿带三 ooc

不喜误入!感谢食用ww

——————————————————

正题:世界上有出于自由的原因

事物有因果变化,有结果必有原因,这样就可以推至无穷,所以必须假设有自由因作为变化的起点。

那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傍晚,普通到Soraru像无数个周末下午那样有心情的为自己沏一杯茶。当他听到门铃响起的时候,正在沏茶的手一抖,就在白色的衬衫下摆溅上了深色的水渍

相比跟多年未见的人突然碰上,”互相僵硬的寒暄,Soraru觉得更尴尬的是在自家门口看到旧时同学。不过,在发现他满身的伤口时,Soraru也只来得及急忙放下手中的杯子,什么尴尬和惊...

Herba Menthae【薄荷】

这个城市真的不大,Soraru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多年,看惯了别人的故事,也习惯了别人在他们的故事里微笑或愤怒,幸福或痛苦

第一次见到mafu,他还不知道,自己的故事来了

Soraru一脸困顿的拽着地铁的拉环,车门开了,一部分人下了地铁,但随即又有更多的人涌了上来

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因为人多,地铁这种封闭空间的味道就实在不能称得上好

前面的青年因为拥挤撞进了Soraru的怀里,随即又努力的站好,有些歉意的说道:“抱……抱歉了”

青年身上有种薄荷的味道,让Soraru的鼻子暂时得到了解救,于是他心情很好的微笑回复:“没事的”

这只是生活中的小插曲,Soraru很快就忘在脑后

直到第二...

1 / 3

© 黑暗料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