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是为了开心

The murdered paranoia

                       

        まふ是被冻醒的,当他哆嗦着去关窗时,发现不过凌晨三点而已 。楼下不知哪里的灯光一闪。                              【照相机…么】まふ猛的拉上窗帘。浑身僵硬的躺回床上,再没睡着。

           早上洗漱的时候看向镜子,那个眼底挂着黑眼圈的家伙看起来真让人沮丧。勉强的扯出一个牵强的笑容——每一天,唯一能让心里感到宽慰的,就是藏住自己那卑微而让人厌恶的愿望吧。まふ你,也不过是个俗人呢。

           进电梯的时候,まふ照旧站在了最角落的位置。看那个人和往常一样按下五楼的键子。然后对身边的同事疏离的微笑一下,随即又面无表情。まふ其实也想对他笑的。可当抬头看到电梯里的摄像头时,又生生克制住了。

           不行,不可以的。被发现的话…… 

           五楼到了,人们鱼贯而出

         “ そらる桑”面对着只剩自己一人的电梯,まふ发出了略微嘶哑的气音,然后盯着电梯的数字停在六楼的位置,听它发出“叮”的声响

        

             已经进入秋季,但工作的繁忙程度丝毫未因气温的下降而减少。说起来,第一次见そらる桑是在大学里,在篮球马上要打在自己脸上时,有人拉了自己一把才幸免于难。事后那帮男孩子道没道歉已经忘记了,唯一记得的,就是那人一脸淡漠的说“下次小心”,那种表情和他现在在公司作报告时简直一模一样。

            想起そらる面瘫着脸的样子,まふ忍不住扬起嘴角。因为这样一个理由追随一个人两年之久…自己还真是…

              进入公司后在他手下默默无闻的做了一年,无功无过,医生说过自己的病情需要自我疏导和克制,但 まふ知道自己一旦遇上有关他的事就根本没法冷静

        

              算傻么?他毫不知情。但至少自己知道,暗恋是一个人的事啊

             

                第一次望向そらる的时候,まふ好像听见了同事们的议论,他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但心里已经不可抑制的泛起各种话语“早就看出来了,まふ一定是喜欢そらる”“对啊天天用那种露骨的眼神,一个大男人也不觉得恶心”“他怎么好意思在公司呆下去的?”“呵,谁知道,他……

        

               まふ狠狠的咬着牙,脸色苍白。他想大吼出来我没有,但无济于事

      

                就好像把内心最隐蔽的部分暴露出来一样,那种感觉,糟糕的如同中学时被人跟踪,怎么甩也甩不掉

                 那个人偷拍他的照片,寄到他的手机上。时常发恶心的短信,调情的话只让他觉得想吐——

                まふ趴在桌子上不可抑制的发抖,同事们发现异样纷纷上前询问着…

                 【滚开啊,虚伪的,你们】

                

              

               そらる接到消息赶到时,まふ已经平复下来了,そらる按捺住要发火的心思,礼貌的请同事们继续工作,然后借以上司关心下属的名义,把まふ强硬的拉进医院

                  手腕上的温度和被大力握住的痛觉无一不提醒まふ,不是梦啊

                    但想着来的路上そらる略带气愤但仍算温柔的话,心里一阵恍惚“就算想引起我的注意也不要用这种方式,不需要做什么,你本身就足够吸引我的注意了”

                    “你以为真的那么巧,刚刚毕业你便进入跟我相同的公司,又恰巧在我手下做事?”そらる看着まふ不解的眼睛,叹了口气“看来打算让你主动我还真是失策”

                     被害妄想。そらる和まふ沉默的对望着。

                “那么,你是早就知道自己有这个倾向?”  まふ低下了头,“对不…”“明天搬到我家来住,家里没有别人”そらる突然打断了他。

                  “你觉得,现在把你一个人放走我会放心么”そらる胡噜了下まふ的脑袋,“病人最大,我认栽……换句话说,早就喜欢上まふ桑的我,认栽”

                    所谓欲擒故纵的把戏,在你身上更像是恶作剧

              

                 “起床了,快点,今天可不是周末”“嗯?”被吻醒的まふ起床气也没有了,但迷蒙的眼睛才睁开一点儿又要半闭上,そらる摸摸他的耳朵,低声道“再不起床我不保证我不做点什么了…”まふ立刻努力睁开眼睛,动作迅速的穿衣下床洗漱。そらる看着他慌乱的样子,摇头低笑出声。

                     

                    虽然まふ已经逐渐改正,不再觉得大家在议论自己,不再怀疑有人偷窥或是偷拍,但仍会担心切菜时会切断手指,血流不止。亦或是出门会摔倒磕破手心。但そらる的确在努力帮他纠正这类不安的幻想

                   下雨的时候,两个人的手在そらる宽大的衣服口袋里十指相扣。晴天的时候,そらる会随意的揽住まふ的后颈,在过马路的时候让他看车

                   但そらる不会知道,まふ最深重的不安,其实根源于自己

                

                   会离开的可能

                 

           “你会离开我么”まふ仰起头,看向被头发阴影挡住眼睛的そらる。そらる没有回答,反问到“如果我做了伤害你的事,你呢,你会离开我么?”

             まふ直起身,跪在 そらる身前,捧着他的脸一字一顿到“不 会” そらる吻了吻 まふ的额头“我自然也不会”

             两个人长久的没再言语

            

             那天晚上没有拉上窗帘,月光撒满了整个卧室, 但まふ一点也不觉得冷

             窗外又有灯光闪过,まふ却没有理会,そらる告诉过自己,是车灯晃得,闭上眼睛就好

             まふ转身把头埋入 そらる的胸膛听他的心跳

               【晚安】

             【まふ桑,是你先抓紧了我的衣角,所以我不会再放手。如果未来是你先厌倦,那么我也不得不让你成为我们爱情中的受害者。我不会放开了,无论对错】

         【そらる桑,我不知道你能陪我在这条路上走多久,但我希望,能走的远一点。如果未来我因跟你在一起而受到伤害,那么,成为你唯一的受害者,乐意至极】

           所谓的被害妄想,是广义的,也就是说,只要是特定的那个人,他怎样,都能被全盘接受

            因为他爱你
————————————————————————
忘记写后记,加上。
新人,欢迎勾搭
打算写一个系列
文笔渣 ooc
不嫌弃的话请愉快食用wwwww

评论
热度 ( 56 )

© 黑暗料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