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是为了开心

Capgras delusion

mafu又一次被急促而高昂的乐声惊醒,他一手捂着心脏,一手越过Soraru按掉了手机闹铃——

呼吸困难

软手软脚的下了床,胃里翻江倒海却什么都吐不出来,头疼的像是要炸开。心脏也像窒息一样

蹲在浴室的地板上 ,mafu缓了好一会儿才撑着浴缸站了起来

回到床上躺下,Soraru半梦半醒间回身搂住mafu,身体相贴的部分冰的Soraru瞬间清醒了一大半。

“大清早的”Soraru打了个哈欠,“干什么去了?”

“没什么,去了趟卫生间”mafu往Soraru怀里钻了钻,许久,闷闷的声音从怀里传来“Soraru桑,换个闹铃音吧”

“为什么啊,这个挺好的。不用换”

mafu没有继续劝说,在他怀里又窝了会儿就翻身起床了。

在一起两年,Soraru算得上是完美情人。

尽管他们像大部分同性情侣那样,担心着被发现的可能

但至少在他们的一方天地里,Soraru极尽他的温柔与细致,能让mafu感到什么是爱情。

除了闹钟铃声

mafu不止一次的提过闹钟铃声很让他不能接受,但Soraru每次都笑着说这不是亲爱的你早期的成名作么,何况我这么喜欢。在别的事情上我听你的,这件事你就依我吧啊就这样

mafu很清楚的知道,他玩笑语气的背后是根本不可能退步的坚决

时间久了,mafu便不再提起,他不想让这种小事影响他们还能在一起的时光,和心情

周末早上突然响起高音,想必会是很吓人的一件事吧。不知是不是听惯了的缘故,名义上的闹铃音根本就叫不起来Soraru,但这次真的叫起来他了——任谁对于一直作响的声音都会有反应的

让他感到最奇怪的事就是,mafu今天并没有在它刚响起的时候就关掉。睡眼朦胧中回头看mafu,Soraru确定在他眼中看到了一转而逝的厌恶,然后听见比平时冷淡了数倍的声音

“起床了”

不对劲,Soraru感到有些不安

mafu早上拿碗筷时给他摆上了来客人时给客人用的碗 而不是他们平时用的情侣餐具

mafu午餐时拿出两瓶酱汁让自己选,可明明平时都直接拿出自喜欢的那瓶

mafu拒绝跟自己共用一个杯子喝水

最过分的是,晚上自己吻他时竟然被推开了!

两个人坐在床上对峙,良久,平复了呼吸的Soraru开口道“mafu你今天怎么了?”

“我才是想问的那一个,你是谁?为什么跟我的恋人长的一模一样?”

我是……谁?mafu你竟然问我是谁?

“我不知道怎么描述,早晨起来的时候,我发觉一个陌生人躺在身边,他只是长了张跟我爱人一模一样的脸,但是我知道那肯定不是他……我爱人不会用我最在最灰暗时期写的曲子作铃音的,那时候根本就没有人与我说话,还被变态恐吓过…曲子完全是压抑后崩塌的产物。我爱人他很懂,很了解我……”

被蒙住眼睛的mafu在医生的催眠下,语无伦次的说着他真实的感受。泪水把黑色的布罩都洇湿了,印出深色的印迹

Soraru在一旁惊的久久不能回神。医生轻生安抚着躺在病床上的人。然后示意Soraru走出病房。

“你知不知道病人有神经衰弱?还有,怎么当哥哥的,自家弟弟被爱人折磨成这样也不闻不问么?”Soraru苦的说不出话来

没工作之前,mafu一度在网络上成名,独特的嗓音,自己谱的词曲,这都是成名的因素。

成名曲以其快速的节奏和高音冲击博取大众眼球,Soraru对其尤为偏爱,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mafu以前的成名曲,原来包含着这样多灰色的回忆

而自己坚持要这个做闹铃,也不过单纯的是一种反逆心里在作怪。鲜少能看到mafu窝自己怀里撒娇着提要求的样子呢,因为这个闹铃,mafu却已经不止一次窝在自己怀里撒娇恳求了

何以至此,只因自己私心的愿望啊

mafu的眼睛上仍被绑上了布罩,Soraru走进房间,mafu感到熟悉的气息一下子扑了上来。

“Soraru桑,前几天有个陌生人闯入我们家了,你去哪儿了,为什么不早点回来?”mafu的嗓音不自觉带上了委屈

“mafu……”Soraru感觉嗓子干的发涩,“mafu,你生病啦,乖乖在这里养病。病好了我就带你回家,好不好?”

“为什么?”mafu一把扯下布罩,看到Soraru的一瞬间脸上所有的委屈都收的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是疏离与防备“我就知道,你根本就不是他,出去”

“mafu你听我说,医生说…”

“出去!”

原来喜欢,是这样带有摧毁性的情感,当我知道爱你时,你却将我推离你身边

药物治疗还算有效,至少第二周时,mafu已经默认了自己患病的事实。但与别人说话一定要蒙着眼睛,否则大脑就会反应出不可信任的信息,进而导致情绪失控

“mafu,你最喜欢的作曲家新写了一首曲子,等你好了放给你听好么?”“嗯”mafu乖巧的点了点头

心里却怀疑,还能…好起来么

毕竟,‘信任’这东西,失去了就很难再拥有

Soraru用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向双方父母说明了一切,掀起一场怎样的腥风血雨自是不用多提,但Soraru很清楚,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未来能好过点,只要mafu能回到自己身边

只要你能回来,我怎样都可以

“mafu,樱花已经开了,今年要是看不上的话,我们明年再去”

“嗯”

“mafu,秋叶原要开展活动,等你好了我们一起去买你喜欢的漫画书”

“好”

“mafu……”

“嗯?”

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一起做,你快好起来啊

治疗已经接近尾声了,医生说可以揭下布罩试试mafu的反应

看到Soraru脸的mafu先是瑟缩了一下,然后下定什么决心似的,把手放到了Soraru伸出的手掌里

“我们走吧”mafu回头笑了一下,眼睛里晶亮的有如星辰“不是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么?”

“不能看东西的日子真的好难熬呢”mafu笑着抚平Soraru紧皱的眉头,“像个游魂一样”

“对不…”

“不要说对不起”

爱情里的互相迁就本就没有对错之分

【Soraru桑,我闭上眼睛,触碰我看不到的你】

【mafu,我张开怀抱,请求拥抱我碰不到的你】

所谓卡普格拉妄想症,是指患有这种病的人会认为,自己的爱人被一个具有同样外貌特征的人取代了。

也许因为某些错误而让信任有所流失,所幸,爱意长存

——————————————————

系列文第四篇

卡普格拉妄想症

欢迎勾搭【快来

勿带三【勿带三!勿带三!重要的事情要强调三遍】 ooc

大家多提下意见啦【没有回应

感谢食用wwwww

评论 ( 29 )
热度 ( 82 )

© 黑暗料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