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是为了开心

人偶

爆字数了,一个中篇流水账

写了不少废话

感谢食用www

Soraru是被门铃吵醒的,他揉了揉眼睛,打着哈欠开了门

“先生您好,您的快递,请签收”门外的快递员说着,递过来几乎等身的长方形盒子

Soraru一边接过单子一边疑惑着,品名处写着高仿真人偶……自己什么时候订这种东西了!

快递员似乎误会了什么,拿过签过字的单子时看向Soraru的眼神就有些意味深长

“喂,不是……”Soraru猛然反应过来,结结巴巴的解释道

“使用愉快”快递员打断Soraru,露出一个揶揄的笑容来,转身走了

“啧”回到屋子里,心不在焉的拆起了包装,猛然想起前些日子在网上买游戏光碟,店家说有惊喜赠送,当时自己也没怎么在意

——难道说,这就是惊喜!?

盒子被打开的那一刻,Soraru愣住了

盒子里的少年——诶竟然不是少女好吧少年也很可爱。少年有一头柔顺的白发,有一绺软软的搭在脸颊的一侧,遮住了脸上部分条形码。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肆意的照射进来,好像感受到了光线,少年不满的睁开眼睛——琉璃般的纯净红色

等等,Soraru突然清醒过来,睁开眼睛那不就是活……活的!

他猛的向后坐去,这算什么,贩卖人口么?可日本政府近期正在大力打压人口贩卖现象,这种行为无异于撞枪口,未来要怎么过呢,自己才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事业才刚刚起步,必须找个解决办法才行——来自于Soraru先生异乎常人的脑回路

虽然脑袋里已经过了几万字的未来计划书,但是Soraru的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

终于将一切缕顺的他,再看向盒子里睁开眼睛就不再动的少年,心里竟然有一种玩养成游戏的期待感

“你,为什么会被卖到这里?”Soraru尽量用温柔的语气问道

“不是你把我买回来的?”少年歪着头不解的看向他“不是么?爸爸?”

爸爸!  !   !      !

Soraru的心里已经因为这个称呼掀起了滔天巨浪,还未爆发,就发生了一件让他几乎崩溃的事情

他看到

少年掀起自己的衣服,又拉开自己白嫩的肚皮,里面竟然是机械零件。他熟练的拧紧了什么,然后关上,放下衣服,笑的一脸无辜

“刚才语言系统出了问题,对不起,哥哥”

“……”

“所以你也看到了,我不是人类,你不用担心贩卖人口之类的问题。是疑惑我为什么知道贩卖人口么?因为我能听到别人的心声哦”

“……”

“我叫mafu,编号8210,所以说哥哥你真的中奖了,我是外星产品,作为试验品被随即放送到地球用来看使用效果的。那么,初次见面,你还满意么?以后请多多指教!”

“……”

“哥哥你为什么不说话?”

“Soraru,还是叫我Soraru吧”

良久,空气中出现了Soraru有气无力的声音

Soraru不得不接受这个超级“惊喜”。尽管他被这个家伙气的头疼

受了一天的惊吓终于熬到晚上,乌云慢慢聚拢,【要下雨了啊】

这是Soraru睡着前的最后想法。迷糊中,Soraru感到自己的身体被猛烈摇晃,类似地震的感觉让他猛然惊醒

起身却看到mafu抱着枕头站在床边

“so……Soraru桑,天空一直在闪,还有爆炸的声音!”

“那是打雷”Soraru一脸被扰了好眠的不耐烦

“我……我可以跟你睡么?我害怕……”

“哦,随便”

【怎么像个小动物一样】

——这是Soraru再次睡过去之前的最后想法

早晨起来时Soraru觉得怀里好像多了什么东西,手感还不错。睁眼看到mafu乖巧的睡颜,竟然生出了【这家伙还挺乖的】感觉

很快,这种感觉就被证实是错觉

正如现在,那个平时优雅寡言,嘴角总是挂着礼貌而疏离的微笑的Soraru

此时正在厨房像切仇人一样切吐司

“啊啊啊啊啊Soraru桑!”卧室里传来mafu的大喊声

Soraru一下子就丢开了手里的刀具,跑出厨房。当他猛的推开卧室门时

正对上mafu微微湿润的红色眼眸,心脏不知怎的好像漏了一拍

“怎么了!”没好气的问到

“卫生间在哪里啊,我找不到……”mafu有些委屈的问到

“出门!这是卧室你怎么找得到!”Soraru捂住额头,望着mafu慌忙跑出卧室的背影叹了口气

吃饭的时候,mafu提出了明天的早餐由他负责,这让Soraru感到无比怀疑

“Soraru桑,别露出那种不信任的表情,每个产品出厂的时候都是有质量保证的”mafu一脸认真的解释道

“嗯”先相信他一回吧

——代价是惨重的。

mafu站在一团糟的灶台前面不知所措,回头正对上Soraru发黑的脸色         

“Soraru桑……我还,没有学会如何使用地球电器……呢”mafu低头绞手指

然后等待即将爆发的怒气

然而没有,Soraru只是轻轻的叹了一声,然后拍了拍mafu的脑袋,露出无奈的笑容“嗯,知道了”

第一次,mafu的系统里产生了名为【愧疚感】的情感

这难道就是养成游戏?Soraru慢慢习惯了

习惯了去给这个麻烦家伙收拾闯下的祸,留下的摊子

然后收获来自mafu那种,不敢直视Soraru,只敢从下向上偷偷瞄着的,害怕又内疚的眼神

只是被那样的眼神注视着,Soraru就会莫名愉快起来

嘴角不自觉的扬起弧度

“Soraru桑,最近心情很不错的样子呢”同事拿着一杯咖啡,路过Soraru的办公桌时敲了两下

“嗯,还好”Soraru礼貌的回答道,心底却有点懊恼

怎么一想到那家伙就掩藏不住情绪了?

因为应酬的缘故,Soraru不得不很晚才能到家。

不过好在那家伙终于学会做饭了啊,至少可以不饿肚子

其实不止做饭,翻身上房顶照顾花室里的花,修电器,将破损的东西恢复如新,收拾家务……

mafu真的没有骗Soraru,他真的几乎什么都可以

应酬终于结束。Soraru带着一身香水味和疲惫回到家,对于聚餐时女性还要抹香水的行为痛心疾首。恨不得立刻栽倒在床上。然而他刚开门,却发现玄关的灯是亮着的

脱下外套,Soraru像是被定住了一样

mafu蜷缩在沙发上,桌子上是早已冷掉的饭菜

感受到声响,mafu揉了揉一只眼睛

“Soraru桑,你回来的好晚啊”

“嗯”

mafu吸了吸鼻子,Soraru身上的香水味对于他过于灵敏的鼻子来讲无疑是种折磨

但是他什么都没说,人偶守则里的第一条就是,不得过问主人的任何事情。

mafu这样对自己说着,不能问的

Soraru看着已然冷掉的食物,不知道心里突然充盈着的浓烈得化不开的情感是什么。明明是放在普通人家再平常不过的桥段。但对Soraru来讲,这是第一次

大概每个人对所有的第一次的印象都是难以磨灭的吧

后来Soraru回想最怀念的食物,竟然是秋风寒夜里那人为自己留的味道一般又冷掉的宵夜

只可惜再也没吃到过

那个周末Soraru给mafu买回了手机

“以后用这个联络我”

“好~”mafu适时的表现出对Soraru给他买东西的欢喜

他永远不会解释他晚归的原因,就像mafu永远不会问一样

一个有心不想说,一个无心不会问

完美搭配

他们的生活还是跟以往一样,不过,又好像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mafu自从第一次在Soraru的床上睡了一整夜安稳觉,就再也没下来过

每晚想尽办法一定要在Soraru的卧室里睡觉

Soraru一开始义正言辞的拒绝,久而久之却也习惯了

马上到冬天,有个暖被窝的也不错?

他这样自欺欺人的想着

浑然不觉每天晚上明明是自己把mafu搂进怀里的

而mafu学会了得寸进尺,在人类社会呆久了,在某天晚上,不知从哪里学来的,让Soraru给他讲故事

“真是麻烦啊”,Soraru嘲笑mafu,“你的智商不是很高么,为什么还要学小孩子做的事”

“这跟智商有关系么?如果你愿意等你老去我也可以给你讲啊”

【等你老去】戳中了Soraru

他没再说什么,老实的讲起了真的是哄小孩子的故事

“很久以前……”

“然后呢?然后人鱼会变成泡沫对么!”

“嗯嗯……zzzzz……”

听完故事的mafu一脸沉重,还想问什么,却在看到Soraru已经睡着了时安静的闭上了眼睛

早晨起来,mafu突然趴到Soraru身上,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Soraru桑,要是可以,让我变成泡沫吧”mafu说完,像完成什么任务似的,低头走出了房间

留Soraru一头雾水“什么啊这家伙……睡前故事后遗症么”

mafu已经越来越少闯祸了,尽管话还是那么多,办事却远比刚来时稳重的多

Soraru觉得有些不妙——喜欢上人偶的确是很棘手的事情啊

比如说——早上:“mafu,我喜欢你哦”

“我也喜欢Soraru桑!”公式化般的回应

如此反复几次。Soraru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累

你真的懂,什么叫做【喜欢】么?

偏偏当事人丝毫没有察觉

仍然每天笑眯眯的“Soraru桑,Soraru桑的喊着”

【喜欢,对于mafu来讲,只是一个词语而已吧】

Soraru疲惫的想

mafu推门进来,看Soraru脸色不好,系统开始搜寻营养食谱……锻炼方法……

Soraru一睁眼就看到mafu呆呆想事情的样子

仍不死心的想再说一次,心里暗暗期待着,这次,请mafu能带上情感说这句话吧

“mafu”Soraru捧住他的脸“我喜欢你,你愿不愿意……跟我在一起?”

“我也喜欢Soraru桑,不过我们不是一直都在一起?”

“不是这种意义的在一起,而是”

mafu突然垂下头,低声说“我以为你对我没有那种想法,所以我……请Soraru桑等一下.我这就把服务系统打开”

Soraru感到前所未有的难受

“我不是只想着跟你……”

“马上!Soraru桑请稍等片刻就好!”mafu的声音显得有些急促“我,我马上准备好”手指慌乱的解开衬衫扣子,马上就要解开最后一颗了

“mafu!”Soraru吼出声

mafu呆住了,一向精准的内部仪器像是坏掉了一样,尤其是胸腔那里,干涩的互相摩擦的齿轮绞的mafu产生了【疼痛】的感觉

“你走吧,暂时不想看到你”Soraru嗓音喑哑,“现在你一个人在地球也可以好好生存了”

暂时分开也好,怎样都比这样互相折磨强。你不懂人类的情感,我付出的感情又怎么会得到真正的回应呢

这样僵持下去,也太苦涩

“Soraru桑的意思是……我被抛弃了?”mafu的声线竟然颤抖了起来

Soraru闭上眼睛,低不可闻的“嗯”了一声

他闭眼却没看到,mafu抚摸着脸上的条形码,像是跟谁对话一样,但脸上满是绝望

晚上的时候,两个人谁都没有心情吃饭

mafu默默的收着行李

其实他知道,他什么都不用带走,因为,本来也没有任何东西,是属于他的

门被轻轻扣上。mafu走了,Soraru捂住眼睛,克制了好久才忍住没有丢人的哭出来

铃声突然响了,Soraru接起电话,那边传的声音刻板而疏离

“您好,鉴于您对编号8210型产品不满意,我们可以免费帮您处理。现在,请确认处理”

“您所谓的处理是指……?”

“当然是销毁,这类试验品全部都是一次性的,记忆卡在芯片处,即使将回收的人偶送人他们也带着对上一任主人的记忆”

Soraru的心脏猛的收紧了

电话那边突然一片混乱,Soraru却什么都听不到

拿着电话呆坐着,不知过了多久

门突然被撞开,mafu跌跌撞撞的跑进来,浑身是伤

Soraru冲过去“mafu?mafu!”

白发少年冲他咧开嘴笑了,“我逃出来了哦,我说过,我要变成泡沫,才不要变成被烧焦的废铁,那样,丑死了”

Soraru早已满脸泪痕,mafu把Soraru的手指带到胸腔的位置,“这里是……记忆卡,我一直都觉得,那条人鱼太笨了,变成泡沫都没让王子知道她的想法”

红色的眸子半瞌上,好像用了最后一丝力气一样。他的胸腔里发出了有些机械但是轻柔的少年音

“七月三日,晴,我看到他了。头发是纯黑色的,有些卷。他就是我未来的主人了么。唔,请多关照”

“七月五日,小雨。今天没有打雷,但是我还是挤到了Soraru桑的床上,我喜欢人类的体温”

“七月十一日,阴。他回来了,很晚。这是我第一次学会做饭。但他身上有女孩子的味道,胸腔里齿轮有些发涩,明天自己该修一下了”

“七月十五日,我拥有了他给我买的第一份礼物。我很开心—叮—系统加入情感【开心】”

“七月二十日,我想我是不是生病了,胸腔里齿轮转的好快”

“八月六日,他的声音好听,应该,多说”

“八月十四日,人鱼真的很笨,没有了声音怎么跟王子说话,但以后如果Soraru桑不要我了,我也想变成泡沫,那比废铁好看多了”

“九月三日,他说了【喜欢】。这是人类表达喜爱的词汇”

“九月四日,他又一次说了【喜欢】。我已经知道。他的心早就告诉我了”

“九月二十日,Soraru桑看起来很痛苦,我不明白,我没有骗他”

“九月二十一日,零件要坏掉了,但怎样都无所谓哦,mafu已经被抛弃了”

“九月二十二日,我要走了,可是系统里忘记添加人类表达喜欢的最高词汇——【爱】,怎么跟他表达出来呢”

“九月二十二日,这次我来先说好了——【我爱你,Soraru桑】奇怪,为什么【说】不出来”

播放完毕

少年的眸子变成了没有光泽的暗红,Soraru抱着怀里的mafu,眼泪滴落在mafu的眼角,又滑了下去,看上去就像是他在哭一样

门开着,送mafu来的那个快递员一脸严肃的看着地上的两个人

许久,Soraru抬起头,嗓子哑的不成样子

“请问,还有没有办法,让mafu【回来】”

快递员摇摇头“他擅自出逃本来也违反了规定”

“没有挽回的办法么!让他回来,我怎样都可以”

快递员——也就是工作人员看着地上这个优雅完全不复存在而且狼狈的男人

“唯一的办法能让他醒来,但会变成人类。他不仅不再是可以帮助你的智能人偶,反而会成为你的累赘。这……你也愿意么?”

Soraru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而且,之前的所有记忆都不复存在,你也能接受么?他醒来后,你的身份对于他来讲,就是陌生人”

Soraru咬紧牙关,硬生生的将辛酸压了回去

“嗯,可以”

“那么,交易成功”

——————————————————

mafu醒来的时候,身旁的男人正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见他醒了,Soraru拿着湿毛巾帮他擦脸,擦到左脸时,楞了一下,然后又认真的捧着mafu的脸,恢复轻柔的动作

条形码擦掉了,就好像是用水溶笔画上去的一样

连着一起擦掉的,是那个人偶mafu来过的痕迹

因为mafu的白发走在街上太惹人注目,所以Soraru在mafu身体好些的时候,带着他去染了黑发

看起来,是一个与之前完全不像的mafu。连性格也是

mafu不太爱说话,而且一与陌生人说话就有些紧张。然后由Soraru来圆场

对于mafu来讲,这个一见面就自称【爱人】的男人,对他很好,却没有心动的感觉

真正的心动早就随着芯片和记忆卡消失了

带着齿轮摩擦时的温度

Soraru偶尔也会跟mafu说情话——

“我喜欢你,mafu”

“……”

遇到这种情况Soraru也不会在意,只是笑笑,轻轻的吻一下mafu柔软的唇

有什么关系呢,一年,两年,十年,多少年都可以等

人类的心,是软的

所有人的棱角都会被时间磨平,何况心与心的距离从来都不以光年计算

这次,换我先说

我爱你

Soraru终于明白,自己牵着mafu的手,终无岁月可回头

【感谢你,还给我机会,能注视着你的眼眸】

评论 ( 32 )
热度 ( 111 )

© 黑暗料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