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是为了开心

Helianthus annuus【向日葵】

mafu关上电脑,逐渐变暗的屏幕也映得他的脸忽明忽暗,最终完全隐没在黑暗之中

揉了揉因为长时间敲击键盘而酸痛的手指,mafu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

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内显得无比突兀

这个时间段……会是谁呢?

mafu疑惑的拿起手机——正好停止了,留在屏幕上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不,不能称之为号码,因为它比自己的手机号码还要多出来一位

两分钟后,屏幕又亮了起来,是短信

【抱歉,刚才打扰了】

尽管疑惑,mafu还是出于礼貌的回复道【没有的事,正好加班结束】

由于性格原因,mafu一直不怎么喜欢说话。在他的印象里,那些健谈的人简直与自己不在同一个世界

平日里总是默默的做好自己的工作,没有对谁过分冷淡,却也没有任何能熟络起来的人

只不过,这种情形要被奇怪短信的主人单方面打破了

也许是那条mafu出于礼貌回复的短信,却被当做是想要交谈的信号了吧

【没有的事,正好加班结束】

【这么晚还在加班啊】

【是的,我……】

听起来很奇怪但完全没有理由不回复对方的短信,就这样,断断续续却实实在在的,坚持到今天

mafu发现,他有一点喜欢这种交流方式

“Soraru桑,又收到短信了?”友人看Soraru按亮屏幕后眼底浮现的笑意,戏谑道“我说,你这家伙不会是偷偷交了女朋友吧”

“不要乱想”Soraru笑着将手机收进衣服口袋

不远处的公交按了一下喇叭,和暮夏的蝉声和在一起,交织成网状的长音

Soraru总是能知道很多,比如,如何跟同事们愉快相处。怎样拍出好看的照片,他甚至知道一些花木繁复美好的名字

他知道很多,mafu开始有些崇拜他

【最喜欢的花?】mafu看到这条短信时想了想

【向日葵】

【mafu竟然喜欢向日葵啊,有特别的理由么】

mafu摩挲着屏幕,想了想

【颜色明亮,可能有着我不可能拥有的阳光】

【啊mafu又说丧气的话了,如果我能见到mafu,我一定会拿着你最喜欢的向日葵】

【听起来真是牙白】

又是这样的话题

回想这段时间,两人短信里谈的话题从各自的工作谈到各自的名字,再谈到各自的生活,总是夹杂着琐碎的话题

虽然都生活在日本,却好像生活在两个完全不同的国度呢

通过Soraru的描述,就好像看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日本

mafu常常这样想

Soraru提出了见面。

【既然都在日本,不如见一面吧】短信中,他是这样说的

mafu手指迟疑着打下【还是不要见面了】

想了想,一个一个删除,重新编辑

【好】

既然商定好见面,两个人就要讨论在哪里见面

然而Soraru提出的城市名字mafu一个都没听说过,而mafu说出来自己居住的城市Soraru也一无所知

mafu苦恼的点着屏幕上Soraru的名字,Soraru的手机号码被详细显示

他这才重新注意到,Soraru的号码,有多么奇怪

多出一位数字……那代表着,他其实不存在于自己的生活

他早该想到的,但是不舍的松开短信里的暖意,才刻意淡忘了

Soraru是不会存在于自己身边的

不是能触摸到的,温热的实体

从未想过,自己也能碰到这样的事

【Soraru的号码……比我多一位,虽然这样猜测过,但还是不愿意去证实……我们其实根本就不在同一个空间里】

【你早就知道?】

【抱歉】mafu只能回复这样苍白的两个字

答应见面,是仍然不死心的妄想着,能看到你的面容

平行宇宙是指从某个宇宙中分离出来,与原宇宙平行存在着的既相似又不同的其他宇宙。在这些宇宙中,也有和我们的宇宙以相同的条件诞生的宇宙,还有可能存在着和人类居住的星球相同的、或是具有相同历史的行星,也可能存在着跟人类完全相同的人。

看着网络上显示的信息,mafu自嘲的笑了笑

什么不在同一个国度的错觉,其实根本都不在同一个空间

所以,到底是哪里错了呢?在时间的节点上出现了分支,却让Soraru和自己又在某个交叉节点相遇了

然后,时间流逝,等到这个节点过去

就再也不能联系

你从远处聆听我,我的声音却无法企及你。

【没事的,就算不能见面我们还是可以继续短信交流】Soraru这样安慰着mafu

【不,Soraru桑,说不定什么时候,我们就不能继续联系了】

【诶?】

道别的话说不出口,该怎么说呢

【请不要难过啊】

但是,他知道Soraru一定会反过来温柔的安慰自己

【那再见了,请一直微笑吧,mafu要像喜欢的向日葵一样阳光起来呢】

mafu想了想,终于用力的编辑短信

【可能再过一段时间,也可能很快。因为,时间是向前的,我们说不准什么时候,一旦过了我们交叉的时间节点,就再也不能联系了】异常冷静的打出这段话

终于发出去了,mafu慢慢蹲下身去,像是丧失所有力气一样抱住了自己的膝盖。过了一会儿,肩膀几不可见的抽动起来

Soraru是在傍晚收到mafu的短信的,本来是带着笑意打开,看到内容表情却凝固了

一起乘车的友人好奇的看着Soraru的脸色“怎么,女朋友提出了分手?”

“差不多吧”Soraru低声回答。其实没有想象中的俗套情节。比如脑袋“嗡”的一片空白,又或者心脏窒息的说不出话来

实际上,因为震惊,等到坏的事情真的发生后便显示出不该有的平静

安静的回复了短信【知道了,这段时间因为你的陪伴我感到很开心。要微笑哦】

一直到公交到站,Soraru的心里还是有些热热的,现在才懂得向日葵阳光一样的浓烈

可是,他与mafu,就要各自再次成为只身一人,回到各自的地方去了

Soraru看了一眼前几天才种在花盆里的向日葵幼苗,抬眼看着头顶的璀璨星空,他想

今晚一定要说给他听

一直在发短信,还没有听过mafu的声音呢

联系人第一位,正要拨出

手机震动着显示有来电

是mafu,将电话放到耳边,信号不大好

那株向日葵幼苗顽强的立在泥土里,沉默着。房间里只有电话沙沙的声音

我们需要多久的时间来学会表达爱意?

我们又要用多久的时间来习惯一个人的生活?

电话里传来Soraru温柔的询问“喂?mafu么?”

和想象中一样温柔呢

mafu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好久,才发出“我”的音

手将手机捏的紧紧的,手心里全是汗

“mafu……”Soraru将电话贴近嘴边

突然的忙音让电话两头的人都吓了一跳,未来及说出口的话语和泪水一同落在地板上

……我喜欢你

用几个月的时间来习惯另一个人的闯入,但忘记却可能用一生那么长

一直相信着这个世界上一定有着另一个自己,在另一个地方做着于自己完全不同的事

在Soraru的世界,或许有一个真的如同向日葵般灿烂的mafu,在某一天和他相遇吧

————————

【向日葵的花语是沉默的爱】

那些不能说出口的话,揉碎在向着阳光的花瓣里

mafu再也没拨通过Soraru的号码,是空号了

mafu将短信存了起来,换了手机卡

和以前没什么不同,一个人上班,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加班

只是,再也没有人会发来短信

【这么晚还在加班啊】

mafu在公交到了终点的时候下车,因为加班,他疲惫的只想立刻回家睡觉

月光下那个穿着白色衬衫的男子有着白皙的肤色,低着头只能看到他的鼻梁很高,头发带着卷

手里却拿着与他气质意外不符的向日葵

男子抬头微笑了一下“尽管我不知道为什么在公交车上愣神不小心坐到终点,下车就是这里,不过……好像情况并不坏”

感谢之前交换的地址,让Soraru能找到mafu的住处

“我幸运的又一次赶上时间节点。答应过你拿着向日葵来见你的,从某家住户的后园里要来的,别介意”Soraru的眼里盛满笑意

交叉的信号是固定的,但Soraru却是可移动的,所以——“以后请多指教了,mafu”

时空在以自己的规则改变着一切,不会犹疑,也不会怜悯

但一定有什么,可以超越时间和空间的束缚,像那条意外闯入的短信,像沉默的爱意

mafu静静地看着他,接过向日葵

告白显得多余了起来,因为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
后记:
花语系列第二篇
灵感来源于聂鲁达的诗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ooc勿带三
大家看着玩儿啊
欢迎提意见
感谢食用wwww

评论 ( 3 )
热度 ( 82 )

© 黑暗料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