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是为了开心

二律背反

入坑须知:cp为soramafu

虐向

勿带三 ooc

不喜误入!感谢食用ww

——————————————————

正题:世界上有出于自由的原因

事物有因果变化,有结果必有原因,这样就可以推至无穷,所以必须假设有自由因作为变化的起点。

那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傍晚,普通到Soraru像无数个周末下午那样有心情的为自己沏一杯茶。当他听到门铃响起的时候,正在沏茶的手一抖,就在白色的衬衫下摆溅上了深色的水渍

相比跟多年未见的人突然碰上,”互相僵硬的寒暄,Soraru觉得更尴尬的是在自家门口看到旧时同学。不过,在发现他满身的伤口时,Soraru也只来得及急忙放下手中的杯子,什么尴尬和惊讶全都放在脑后,一心寻找绷带和伤药。

泥水顺着发丝滴落在价格昂贵的地毯上,Soraru却顾不上心疼。眼前这个人,只能从他仍紧抿住的唇和清澈的眸子里看出十年前那个少年的影子

但同十年前一样,哪怕现在——头发被泥水沾湿,脸被黑红色的血液蹭的看不出本来的模样。无论是十年前羞涩微笑的他,还是现在狼狈不堪的他

都让人讨厌不起来啊

帮他处理伤口,用温水洗干净一身的泥水和血的混合液体,在这期间,Soraru无数次想扳着mafu瘦弱的肩膀,问他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一身的伤口,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家的门前

但是每每看到mafu那种笃定打算缄默万年的模样,Soraru又什么都不想问了

—————————————————

又到了下午茶的时间,睡在沙发上的人不安分的翻了个身,毯子瞬间滑落在地

Soraru叹了口气,将它捡起来重新搭在熟睡的人身上

一周了,mafu的伤口在以可见的速度愈合。他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Soraru站在窗前,天色很阴,路上的人大多行色匆匆,可能每个人的背后都藏着各种各样的人生

“我想了解你的故事啊”Soraru这样喃喃道,不知道是对谁说

mafu默默的睁开眼睛,盯着不远处的羊毛毯——一片纯白上有了点灰红色的印记,那是自己来时弄上的

Soraru收拾好情绪,一脸淡漠的回头时看到了mafu向自己招了招手,脸上的伤已经很淡了,一小道红痕看起来就像是睡觉时压出的印子

有点可爱啊……Soraru正有些出神,于是他听到mafu细小的声音响起

于是他听到了想要的故事——或许是故事番外更为贴切

——————————————

mafu仰起脸看着逐渐靠近的Soraru,伤口在慢慢愈合,有种又疼又痒的感觉。当初是为什么选择敲Soraru桑的门呢?看着那张淡漠的脸,mafu产生了一种错觉,好像现在自己仰望的是最可信赖的人

曾经有人对自己说过的,Soraru桑很好,可能不热心,但是个善良的人

善良……,这也是自己来找他的原因之一吧

可是他始终忘不了十年前Soraru淡漠的眼神,那是对世界的淡漠。可是明明自己也是,这世界的一份子啊

【二】

反题:没有自由 ,一切都是依照法则。

自然中的一切不可能是没有原因的。或者说产生这个自由因这件事本身就是由因果决定的。

“你答应他了?!”午后的树荫下,向来淡漠著称的少年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看不出情绪的人

“是不是他强迫你了?还是拿什么理由威胁你?还是……?”

“什么都没有,我喜欢他的脸”沉默着的mafu突然抬起头,冷静的近乎残忍道“是真的喜欢”

——————————————

“所以,你是被缠上了?”Soraru头疼的单手捂住脸,他就该猜到的,眼前这个人固执到明知道做错了事,也不会回头

十年前如此,十年后还是没什么改变

自上学时的某一天开始,mafu找了一个莫名奇妙的男朋友,两个人倒是没什么出格的,只是那位张扬的搂着mafu肩膀的动作,无论什么时候Soraru看到都会觉得无比刺眼

mafu喝了一口水,牵扯到嘴角还没好的伤口,疼的“嘶”了一口气

这些年mafu换了多少个partner,Soraru真是懒得想

mafu无意识的用手指绕着地上的长毛地毯,说自己上个月甩了跟自己好了快半年的姑娘,平时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妹子突然说自己家里有点黑道势力

“看来你运气够好的,日本总共才几个有这种身份的妹子”Soraru低笑一声

生活是出狗血剧,一点都不错

mafu有点抱怨的说“明明一开始就约定好聚好散的”

“毕竟这种生活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女孩子总不太懂守信这种品德”Soraru认真安慰

故事的结局,不出意料的跟所有剧本上演的都一样,可怜mafu尽管选择了提前退出还是免不了被教训一下

“木棍敲在骨头上很疼的”mafu说这话时没什么表情,好像在说别人的故事

从漆黑的巷子里出来的时候,mafu狼狈的摸了一把脸,然后……

“然后你找到了我?”Soraru作为唯一的听众却还是忍不住无良笑出声“好聚好散先生也是难得失足啊”

不过很快,他反应过来

“你不是喜欢男……?”

mafu坦然的打断他,眼睛澄明的一如既往

“但是女孩子也可以啊”

“自作自受”良久,mafu听到Soraru这样说道

于是他轻声重复到“是啊,自作自受”

【三】

正题:在世界里有某种必然的存在体,所以事情具有必然性

“你看我这样”mafu的手捏紧了地毯上的羊毛,“其实我很害怕,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做”

“我倒是想,你经常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从上学时就这样”Soraru温和的看着他,眼睛里全是笑意

mafu低下头

说起来……你是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的?”Soraru正色道

mafu立刻看向窗外,假装自己没有听到

——————————————————

天气渐渐转凉了,Soraru将鼻子埋进围巾里,快步向家里走去

他忍不住想起两个人都还是学生的时候,mafu明明已经醉到站不起来,却还是在自己扶住他的时候,说出了充满酒气的话:“So…Soraru桑,我喜欢你哦”

明明下巴还有点挂彩,眼睛里的泪水却像一碰就碎的水晶

“喜欢你……嗝,真的喜欢你哦”

Soraru觉得无比的荒谬,荒谬中却又觉得,这带着一丝必然

那时他从不知道,爱情没有必然。

“mafu,你喝醉了”他听见自己这样说着,有些细节他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自己扶着mafu送他回到了那个并不温暖的家,女人彬彬有礼的道了谢,门关上的一瞬间,他分明看到,少年眼里一直强忍的水晶,终于破碎了

第二天,少年又恢复到温和有礼的样子,对自己也没有任何异常

mafu从来都是很快自信,如果得不到回应,他就又会缩回去

——————————————————

Soraru到厨房去准备晚饭,mafu看着他的背影,咽下了真正想对他讲的故事

十年内,身边换了很多人,各种各样的

可就是对Soraru念念不忘,可能是因为从未得到过,所以才会一直记得

那时一群人去看电影,两个人在后面说话,导致进了电影院时,只剩下最后排的两个座位

从观影体验来讲,那真是一次糟烂的经历,电影名字和剧情全然不记得,只记得屏幕蓦然亮起时,身旁Soraru近乎完美的白皙侧脸

在某一刻他甚至为自己的三心二意感到羞愧,就在上个月,他还在跟学姐接吻。而就在前一天,在酒吧里,他并没有拒绝那个酒保的调情

他看到身边Soraru咬着爆米花的动作,喉结上下滚动时,他恨不得扑上去咬住

他看着他,身边的人太过美好

mafu想,自己该如何让他也喜欢自己呢?

随即又释然,喜欢上又怎么样,过不了多久,就会有更好的人来代替自己的位置,有什么区别呢

不是么,世界充满着必然,就像一个人根本不可能永远喜欢另一个人吧

【四】

反题:世界上没有必然的东西,在这个世界里,一切都是偶然的

Soraru发现自己从来就没懂过mafu,明明前一刻还可以对酒保露出看似纯良实则诱惑的微笑

下一刻又能借着酒为借口,趴在自己的怀里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信誓旦旦的说着喜欢

那是喜欢么?Soraru开始怀疑mafu喝醉了把自己当做是哪个女孩子也说不定

于是他只能说“mafu你喝醉了”

“你为什么不拒绝我呢”mafu嘴角明明是上扬的,声音却像是哭出了一样“拒绝我,我就可以死心了啊”

微凉的唇紧贴着Soraru的颈窝,微凉的触感让Soraru微微皱了皱眉,他分明感受到mafu叹了一口气,用气音说:“你也喜欢我,对吧”

心像是被泡进温水,Soraru本来想推开mafu的手指渐渐下垂

你知道么,你根本让人无法拒绝

那样温柔笑着的mafu,调皮恶作剧的mafu,能给身边所有人带来温暖,被女孩子们戏称为“天使”的mafu,对于一直沉默着,在自己世界里循规蹈矩的生活着的Soraru来讲,是一抹不一样的亮色

Soraru想,mafu就像那个敢画出一个绿色太阳的孩子,他敢向世界展现自己的不同,以一种温和又不张扬的方式。mafu从不主动,但却自有吸引别人走向他的魔力

而Soraru,他不敢确定,自己到底会是勇敢站在画出绿色太阳的mafu旁边的人;还是围观着他,嘲笑他的那些人之一。

所以他拖着mafu,快步向mafu家的方向走去。

世界充满偶然,他不敢奢求更多,能偶然与这般温暖的人相遇,已是幸运

二律背反【五】

正题:世界在时间上和空间上无限。

mafu觉得电视里无聊的深夜综艺实在低俗,彼时他正在吮着手指吃薯片,而电视里的男性表现得急色的样子,很快,mafu有点困了

所谓男欢女爱就是如此,你情我愿

mafu迷迷糊糊的这样想着,瞥见Soraru正在认真的清理着被自己弄脏的地毯——明知道血渍很难清洗了,但他的背影看起来就像是要跟这块地毯过一辈子一样

Soraru是个认真的人,什么都要认真对待,清理地毯也是如此

所以他不能责怪Soraru桑对地毯的关心胜过自己

好吧

这样想着,mafu睡着了

Soraru回头的时候就看到mafu一脸疲惫的窝在沙发上睡着,电视里无聊的节目还在继续

Soraru站起身,将mafu抱起来打算放到床上去睡

意料之中的,轻的不像正常人该有的体重

都说人的灵魂最有重量

mafu,你的灵魂呢

——————————————

mafu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的自己变成了七八岁的孩子模样在公园玩,身边一个孩子拉住他拨弄沙子的手,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满是认真

“不要把自己弄得脏兮兮的了”那个孩子嘴上那么说着,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一个小手帕,温柔的帮mafu擦着手

然后向mafu的嘴里塞了一颗糖

mafu奇怪的问他,“你叫什么名字?”小孩子并不回答,他又问了一遍,还是被回以沉默

远处有个温柔的女声喊“Soraru?快点回家了”

男孩子犹豫一下,随即跑远了

mafu很想追过去,但是胸口突然闷闷的痛,将他从梦中拽了出来

醒了才发现,自己的胸前有一只特别好看的骨节分明的手,紧紧搂着自己

Soraru睡前还和mafu隔了好远,不知两个人谁改变了睡姿,变成了相拥而眠

mafu将耳朵埋进被子里,觉得心脏都要跳出来

Soraru桑,你知道么

我来找你的原因只有一个

我爱你

——————————————

mafu因为伤口愈合而发的烧很快就好了。身体逐渐痊愈只是精神还是会偶尔萎靡

Soraru总想这是不是太少出去的缘故,于是两个人总是在吃过晚饭后一起去散步

Soraru从不问mafu打算留到什么时候,私心里甚至想一直这样也挺好,至少自己不用做一顿饭吃到第二天。两个人看电视永远都比一个人看电影热闹。

当然最重要的,他隐隐觉得自己和mafu之间会有什么改变

时针停在傍晚六点,mafu准时打开了门

Soraru一边头也不回的嘱咐mafu不许吃零食,一边进厨房端出晚饭

一个人住的久了,怎么也学会了自己照顾自己,简单的晚饭Soraru还是可以驾驭的

进屋看到mafu脱去外套后里面只有一个薄薄的T恤,不由皱眉道“明天会降温”

“那不是明天吗,今天没关系的”mafu笑的眼睛都弯起来,Soraru无奈,也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

两个人拿起碗筷,Soraru看mafu慢吞吞的吃着饭,突然有些高兴起来

他这个人,平时话并不多,可是整个吃饭过程中都几乎没有停过

并不是聊普通的家长里短,Soraru开始与mafu说起自己年少时最喜欢的电影,自己喜欢的歌手,自己小时候的糗事……甚至是有点冷的笑话

他好像想让mafu在这一次将自己空缺他生命的这十年全都补回一样

mafu也被他的情绪传染,抬手夹菜的时候一个不慎打翻了高脚杯里的酒

Soraru立刻抽取纸巾擦拭,认真极了

对于他心爱的东西,Soraru一向很认真

想到这点,mafu不知怎的突然有点吃味

“Soraru!”他突然这样大喊了他的名字,不带任何敬称,也不知道这突然的嫉妒情绪是哪里来的

Soraru头也没抬,但是嘴角却是上扬着“笨蛋,还不过来帮忙,你……”

剩下的话被咽回胃里——他手忙脚乱的接着猛然扑过来的mafu

mafu半跪在他的身上,狡黠的笑着,突然向他吹了一口

带有酒的香甜的气息

也许十年前Soraru还不懂得这个动作代表的含义,可是现在他已经二十多岁了

Soraru慢慢的,慢慢的凑近mafu,然后,在唇上印下了一个不带有任何色情意味的,虔诚的吻

好像过了有半个世纪那么久,mafu一直僵硬的身体慢慢放松下来,轻轻推了一下Soraru

眸子里分明还没有回过神来,愣愣的看着Soraru

Soraru的脸突然就红了,不是没有接过吻,但是心脏从未跳过这么快

谁都不说话,气愤变得微妙又尴尬

许久,空气里传来mafu别扭又故作大方的声音

“你看,我就说你喜欢我的,还不承认,快说你喜欢我!”

“……”

“快说啊!”

Soraru捧起mafu的脸,温柔而坚定

“我爱你”

【六】

反题:世界在时间上有开端,在空间上有限

你相信时间截点么?就是在某一时间点,一切都会停止,包括梦境

后来,某天的一个中午,Soraru被公司工作扰的心烦气躁

抬眼看见办公桌上自己和mafu的合照,时间有些久远了,忘了是哪一天自己和他去吃面时,被将摄影作为业余爱好的小店老板拍下来的

可能是阳光有些强,照片有点曝光了。两个人的脸都惨白惨白的,mafu倒是笑的挺开心,自己则是完全一脸不爽的表情

但是现在,相框里,就剩下Soraru一个人皱着眉头严肃兮兮了

Soraru无论如何都不想看到这样的表情了,他甚至后悔,那天自己为什么不跟mafu笑的一样,哪怕傻兮兮的也行

摩挲着只剩下一个人的照片,Soraru悄悄红了眼眶

怎么办呢,这世界上,总是有各种各样的悖论,总是有

许许多多让人解释不通的事情。那些不合理却又实在存在着的事情,是在满足人们的遗憾心理吧

时间没有对Soraru怜悯太多,而Soraru依稀记得,属于他们的,应该有一个实打实的吻

————————————————

阴天,没有下雨,电视里放着老旧的唱片

Soraru虔诚的献上了他和mafu之间的,第一个吻

那天他们谁都没有喝酒,清醒的不能再清醒,mafu笨手笨脚的将酒撒到毯子上

Soraru把他抱在了怀里,从额头开始,嘴唇滑到鼻梁,最后吻上了柔软的唇

唱片一直在播放,却意外衬的房间安静又温馨

厚厚的窗帘挡住了外界所有探寻的光线,只有两个人,只有他们

mafu的手指紧紧攥着睡衣的下摆,闭着眼睛紧张的接受着Soraru的啄吻,像个小兔子一样

那个吻柔软又绵长,Soraru吻得很缓慢,也很耐心,最后在唇上停留好久,直到mafu推开他,眼睛里才染上了笑意

mafu知道,Soraru对于所爱的东西,向来最是有耐心又认真

想到这一点,他觉得好开心

于是他安静的听完Soraru说着“我爱你”

然后后退一步,手指拂过自己刚刚被温柔亲吻过的唇角

对他微笑道

“再见了”

    再见

——————————————————

Soraru从睡梦中醒来,下意识的搂紧手臂却发现是空的

他疯了一样翻家里的物品,他和mafu一起买的,自己当时还嫌弃了幼稚的毛绒睡衣;样子奇形怪状可是mafu很喜欢的马克杯;茶几下面的零食袋……没有,什么都没有,就连毛毯上的暗红色血渍,都没有了。当时明明一起买的东西全都化成了空气

明明上一刻,他们还在一起,时间过得甜蜜又琐碎。虽然时隔十年,好在,还是可以在一起

明明还可以的……

Soraru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拉开厚厚的窗帘,阳光猛然刺进他的眼睛里,让他不禁想要流泪

床边放着一套整齐的黑色西装,它属于一场路途遥远的葬礼

秋天还未过去,在梦里,Soraru却早已进入了冬季


那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周末傍晚,Soraru甚至还在像每个周末那样沏茶

电话铃响了,吓的他手中的茶水一抖,将白色的衬衫下摆氤湿了

他一边擦着衣服一遍接起电话,友人的声音显得熟悉又陌生

“Soraru桑,听我说”

“Soraru,mafu死了”

————————fin——————









大家好这里黑暗料理

第一次尝试了be,篇章灵感即来源于二律背反的三条正反命题,没有想弄得很深奥,mafu会来找Soraru,是因为Soraru是他渴望爱情的原因,因果注定。他们两个人同时持有相反的爱情观,所以有了偶然和必然的论调。至于时间有无限定论,对于Soraru来讲,与mafu在一起的时间自然是无限的才好,但是对于mafu来讲,时间截止在死亡之前

啰嗦一番希望没有给大家带来困扰

文里要是有bug什么的欢迎告诉我,来勾搭www

感谢食用ww

评论 ( 21 )
热度 ( 71 )

© 黑暗料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