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是为了开心

殊途同归(下)

(上)



————————




子弹擦着脸颊过去,まふまふ甚至能听到空气被划破的声音


“喂”まふまふ迅速闪躲开,即使这样,脸颊上却还是留下了子弹擦伤的痕迹


“そらるさん真下得了手啊,枉我这么信任你。”明明是委屈的语气,眼神却从玩笑变得危险了起来


信任……


そらる持枪的手有着不可察觉的颤抖。“我信任你”前任家主慈祥的声音,尼尔严肃的声音,还有……まふまふ现在委屈的声音混在一起,そらる闭上了眼睛,尽量维持着平静的声音说道


“在我开第二枪之前,离开我的视线”


“如果……我说不呢?”まふまふ不知道什么时候跃到自己的身后,冰凉的匕首抵在颈间动脉上。温热的呼吸若有若无的触碰着そらる的耳朵,まふまふ的声音温柔的如同情人的低语“来玩游戏吧”


そらる当然不可能陪まふまふ玩任何无聊的游戏,何况是在那种自己处于弱势的情况下


但当まふまふ手中小巧的针头扎进自己的皮肤,意识快要流失时,そらる以自己从小到大受到的良好教养起誓,他想爆粗



——————————————————

 



或许他的人生注定在阴暗里生长,讽刺的是,他的窗户却全部向阳


そらる是被刺眼的阳光唤醒的,眼睛刚刚睁开的时候眼前一片白光,そらる开始怀疑前几天的一切只是梦境


“そらるさん你还要睡多久啊”慵懒而带有一点撒娇意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そらる迅速合上眼睛,心里已经骂了无数个【shit】


“你再不起来,我不介意外面的警笛声更大一点哦”そらる烦躁的睁开眼睛,经过几天的被迫同居生活,そらる对于まふまふ这种撒娇又可怜的声调早已麻木


不知道まふまふ那天给自己打了什么,一连好几天,手腕软的连枪都握不住


まふまふ的任务不是去刺杀尼尔么,不能理解的是总黏在他这里做什么


难道现在不正是刺杀尼尔的最佳时机?


そらる面无表情的推开まふまふ,看着那头银白色的头发,刻板的说了一声“怪胎”


早饭まふまふ已经摆好了,不知道的人或许真的以为两个人在一起度假


“你很闲?”そらる挑眉问了一句,まふまふ勾起嘴角,“跟你差不多”

……


そらる完全放弃和他交谈,自顾自的吃完早餐,继续玩前两天没有完成的游戏


度假时间已经过了,只是自己现在这样出门,只有被别人毙命的份


尼尔那边……怕是又一次要辜负一个人的信任了


そらる一边拆开了游戏盒子,一边心不在焉的想着


纤细苍白的手指搭上了そらる的掌心,冰得そらる抬起头


“一起玩?”



——————————————————

 



“白痴刚才为什么左转了,明明右转就有逃生通道啊!”平日里冷静著称的そらる此时脸上的表情生动极了


まふまふ懒洋洋的将脑袋向后仰去,靠在沙发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


“我又不是故意的,再说我没玩过怎么知道生路在哪”


“你……算了,下次我带你找生路。”


打了大半天游戏,两人哪里还有一点符合他们身份的样子,筋疲力尽的靠在沙发上,和万千死宅的日常状态没有任何区别


盯着天花板,まふまふ突然问出声“为什么入了黑手党”

そらる扭过头看他,まふまふ保持着仰头的姿势没变,精致的侧脸在灯光的映照下有种冰冷而惊艳的错觉


他没有立刻回答,放松的闭上眼睛,语带笑意的反问:“你呢,为什么想不开当了杀手”


“因为接到任务的时候能感觉到自己的价值”


“一样,因为碰到对手的时候会有兴奋的感觉”


他们口不对心的说着谎言,盯着对方的眼睛,他们知道谁都没有说真话


忘了是谁先主动,他们的吻激烈的像最原始的撕咬


口腔里有着很浓的血腥味道,まふまふ用舌尖舔去そらる唇上的血痕,乖巧的像只猫


是そらる先推开まふまふ的,他大概是觉得自己疯了吧,脸色很不好的上了楼


まふまふ用手指抚过刚刚被蹂躏的红肿的唇,突然自嘲的笑了


隐藏在白发中的耳朵估计红透了,还好そらる没看到


说出来未免好笑,自己喜欢上了被悬赏的对象


那个晚上或许谁都没睡着,まふまふ盯着客房漆黑的天花板,そらる盯着窗口照进来的月光


这样到天亮

 


——————————————————



相安无事到傍晚



そらる终于要承认まふまふ真的是乌鸦嘴了,尼尔命身边的人踹开大门的时候そらる脑海里第一个浮现出的是まふまふ的那句“你说尼尔那老头儿想不想来看海呢?”



恭敬的立在尼尔的身边,有些歉意的解释这两日他身体不适才没有及时回去工作


尼尔还是挂着慈祥的笑容,只是说出的话却不那么温和了“是和まふまふ在一起而忘记了工作了才对吧”


そらる握紧藏在袖子里的枪,勉强笑道“您怎么会认识……”


尼尔沧さん的脸上浮现出了然的笑容,眼神伸出的固执仍是没变,“我怎么会真正信任仇家的遗棋,そらる你未免太天真了。”


“信任……你还配得到么”尼尔摇摇头,笑声从喉咙深处发出听起来让人不寒而栗


“そらる还是太年轻了,这一行,最忌讳说的,就是信任”


そらる的眼神里有掩藏不住的狠厉,尼尔脸上那种怜悯的笑容刺伤了他,随即听到的话更是让他在一瞬间失去了拿出枪的勇气


“对吧,まふまふ也是这样想的吧?”


不用回头,そらる也能描绘出那人的样子,白发红瞳,眸子里像是能吸引人沦陷


手里拿着短刀把玩,让人不禁担心在下一个瞬间,刀子就会划过他看中的猎物的脖颈


明明看起来漂亮又危险,明明知道一旦靠近就有可能被划伤,但是看到まふまふ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天真和孩子气,そらる仍不可避免的靠近了


即使一再刻意的保持着距离,但从昨晚那个吻开始,そらる知道,自己不再有回头的余地


“是个——笨蛋”まふまふ在自己的身后轻笑着。“的确很好骗啊,竟然会因为几天的相处就放松了警惕”


“所以一百万的赏金看来你并不想要了”尼尔转动着自己拇指上的戒指“还是说,你还想让我等到什么时候”


まふまふ吹了一声口哨,语气里满是玩世不恭“怎么会,我向来不会和自己喜欢的东西过不去”


银色的发挡住了他的眼睛,于是尼尔没有看到,站在他面前的まふまふ眼底的决绝

 



まふまふ迅速的伸出手,在所有人都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掏出了枪



——只不过,抵在了尼尔的头上


屋子里的气氛凝重了起来,まふまふ的枪抵在尼尔头上,而其余保镖的枪却全部指向了まふまふ


“这是什么意思”经历过大风大浪,即使枪抵在额头上尼尔也波澜不惊,他抬眼看向まふまふ


まふまふ回以微笑“就像你看到的那样,尼尔先生。我不会和我喜欢的东西过不去,但相比冷冰冰的实物,我更不会同我喜欢的人过不去”


まふまふ说这些话的时候手有些颤抖,但是还算平稳的声线还是骗过了在场的大部分人


“放了他,”まふまふ将枪向前抵了抵,“立刻。”


そらる在まふまふ拿起枪的一瞬间就知道了他要做什么,只是没想到,枪口会抵上了相反方向的那个人



“这是まふまふ你第一次做亏本买卖吧,没想到要把命都搭上”尼尔真的老了,只能从眼睛里依稀看到年轻时狠戾的模样


“少废话”まふまふ的喉结由于紧张而滚动了一下,他偏头对着そらる笑了一下“这回我不会再缠着你了,走吧”


后背抵上另一个温热的后背,そらる抬起举枪的手,对准背对着まふまふ的那些保镖


我不知道我能让你信任多久,这一次,请把后背交予我


无视まふまふ惊讶的眼神,扣动机板,干净利落的将对面的人一枪毙命



一时的逞强并不会为结果带来多大改变,只是两人从后背相抵时有些东西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就像现在,两人的脸上都挂了彩。所谓的风度与冷静也不过是因时出现的


“そらるさん……”


“嘘。”そらる用手捂住まふまふ还想说些什么的嘴,黑暗中,蓝色的眸子显得异常温柔


刚才因为打了尼尔一枪まふまふ也没有好到哪去,手臂和小腿都不同程度的受了伤,两人趁乱跑到二楼


应该说,是そらる将まふまふ半拖半抱到二楼一个比较隐秘的房间


保险起见,两人都没有开灯


房间很小,只有一扇窗户,窗户之下便是海水,波浪翻滚起来的声音竟然让两人平静了下来。其实他们知道,躲并不是长久之策


“你说,尼尔会死么”まふまふ将头轻轻的抵在そらる的胳膊上。そらる看向海面上浮起的月亮,肯定的轻声到“已经死了”


回头时自己补上了一枪,那么近的距离そらる还是有信心的


楼下传来翻找东西的声音,藏不住多久


まふまふ突然低声笑了起来“如果是跟你死在一起,好像也不错?”


そらる没有回答,低头温柔的含住了まふまふ的唇


这是他欠他的一个明确的答复。装作没有看到まふまふ瞬间涨红的脸,そらる只是将まふまふ搂的更紧了


“喂,そらるさん,我没子弹了”

“我也没有了”

“说起来你到底为了什么入黑手党啊”

“报仇,你呢”

他们难得坦诚了起来,まふまふ回想起自己第一次杀人的时候干呕了好久,直到现在,看到血迹自己仍有反胃的感觉

他说

“为了活下去”



他是个杀手,在血液中由颤抖到麻木,会害怕么


当然会,但是能救他的只有他自己


遇见そらる,是意外吧,一个被自己家主怀疑的可怜家伙


まふまふ不知道刚看到那人就想调戏的冲动是什么,他只知道,从不和自己的猎物打照面的规矩,被自己亲手打破了



小腿上的伤口一直在缓慢的渗着血,即使速度很慢,但长时间的失血也足以让まふまふ的脑袋变得昏沉


杂乱的脚步声逼近了,他听到自己的耳旁传来低沉又温柔的问句


“愿意再相信我一次么”


面前的人,因为烟尘几乎掩盖了他原本的模样,只是那双眼睛依旧明亮


“嗯”まふまふ点了点头,手指勾上そらる的下巴,尽管没什么力气了却还是一副初见时的轻佻样子


“当然了,因为我喜欢你啊”


当然信任你,你说过的


【下次带你找生路】


我当真了,そらるさん,不要骗我哦


狭小的空间被打破,与此同时,そらる用枪托砸开了他们身后的窗户


夜晚的海风有些冷,带着些许咸腥的味道,瞬间让他清醒了几分。将まふまふ紧紧护在怀里,跳了下去


——纵使底下是万丈深渊,有你,也是前程无限


——————————————————

 


从海水里冒出头的时候,そらる第一件事就是检查まふまふ的呼吸


夜晚的海水温度不高,而这竟在一定程度上防止まふまふ的伤口继续渗血


不知是该说幸运还是不幸


“まふまふ”两人躺在沙滩上,そらる唤着他的名字


“嗯?”まふまふ挤掉眼睛里的海水,有些虚弱的看着他


“尼尔死了,家族争权将成为首要矛盾。我们逃离这里后,该做什么”


“不知道,总之肯定不会再杀人了”まふまふ盯着头顶的星空


“找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做一些能养活我们的工作,过最简单的生活”


そらる和まふまふ一同盯着头顶的星空,在这样的夜晚,星星显得异常明亮了起来

他感到有些奇怪,明明是不同性质的工作,做着不同的事情,唯一的相同点可能就是双手沾满了血液


为什么会喜欢上这样的家伙呢


そらる笑出了声,まふまふ有些不满的捏着そらる一侧的脸颊


“笑什么”


“没”そらる打算用吻盖过自己快要溢出来的情感


“你……唔!”


他知道


彼此间需要的不是驯服,也许有些人注定不该被驾驭


也许他们需要自由奔跑,直到性情相投的伴侣一起同行


道路不同,所幸殊途同归



——————————END——————



后记:这是和 @维希希 的联文,我可能有联文恐惧癌,一写联文就一塌糊涂_(:_」∠)_

谢谢希希不嫌弃我

谢谢能看到这里的你们

非常感谢


评论 ( 8 )
热度 ( 74 )

© 黑暗料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