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是为了开心

故事




像所有故事的发生都有个地点一样,这大概是一个发生在动物园里的故事

具体的说,是笼子里

刚刚出生的兔子被放到暖箱,和其他毛团子一起。但是仅仅两周而已,饲养员就发现了问题——这是一只不能像其他兔子一样健康成长的弱兔子

胆小又瘦弱,抢不过自己的同伴就只能在喂食的时候被挤出饭槽,然后在其他兔子吃过之后探出脑袋,找一些少的可怜的食物勉强果腹

这样的兔子怎么能长的好呢,好在它还有另外的用处,饲养员叹了一口气,想起了另一边刚刚出生的幼狼

幼狼也是在动物园出生的,刚出生的时候浑身都湿漉漉的,它的妈妈随意舔了它几下就转头睡去

没有母亲陪伴的成长未免也太孤单了,于是他拿来了一只兔子来给它作伴

像兔子这样温顺又没有反抗能力的小动物,无论是作为玩伴还是食物都很好

饲养员一手托着一个将他们一同放入笼子里,以后……

饲养员并没有想的那么长久,以后兔子可能会被学会捕
食的狼吃掉,那有什么关系

那只是一只无足轻重的兔子而已

等到幼狼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了自己面前眼睛红红的毛团子

那样小小的一团,跟自己比起来真的太小了,却忘了自己也不过是稍大一点的毛团

没有人告诉他们各自是对方的天敌,也没有人教导他们远离对方

四周又只有对方这唯一的生物,所以源自于天生的亲近感,兔子蹭到了幼狼的身边

幼狼的警觉性还在,尽管他不知道面前的毛团子要做什么,但喉咙里还是发出了警告似的呼噜声

兔子挤到狼腹部的位置,贴着温暖的毛皮,睡着了

留下狼有些不知所措的僵硬着身体,不敢轻易起身,怕压到这只看起来脆弱无比的家伙

后来团子们长大了,小毛团子没有长多少,因为它的基因决定它只能长那么大

那只稍大一点的——已经长成了一只漂亮又威风的狼,尽管还没有成年,但是围观的游客都在夸赞着

狼的性子有点冷,从不接游客投喂的食物。但是兔子就不一样了,总是能因为可爱的外形收到各种各样的食物,每当兔子要张嘴去咬小朋友们递过来的零食的时候,狼总会走过来叼起兔子后颈的皮毛,将它放到笼子里面的位置,然后将兔子可以吃的食物挑选出来,放到那只笨兔子面前

狼虽然总是表现出嫌弃的样子,但同他们初见时一样,他其实无法做出任何真正伤害兔子的事

有的时候狼会别扭的用舌头舔兔子以示亲昵,但是它舌头上的倒刺刮伤过兔子之后狼就放弃了这种示好行为

偶尔用鼻子将兔子顶翻了个,看它四肢朝上想翻身起来却又困难的样子,狼竟然觉得很有趣

但是当狼真正用鼻子去蹭兔子的时候,兔子就算在安安静静的吃蔬菜叶子也会停下来,用它小小的三瓣唇在狼的鼻子上胡乱的蹭一番,再低头继续吃

兔子很喜欢狼,狼也很喜欢兔子。不同的是,兔子表现得很直白,狼表现得很隐晦

兔子还好,但是狼的体型已经成长到无法继续待在这个笼子里了,于是狼叼着兔子

他们被转移到了一个更大的场地,一开始兔子以为他们被放回了野外,兴奋的四处撒欢跑,狼默不作声的跟在兔子后面,在兔子看到不远处的防护栏时默默的往回走

兔子呆愣愣的看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他们只不过是被换了另一个笼子,一个更大的笼子

在这个更大的笼子里,不再是只有他们两个生物,有很多动物想要结交狼,但是狼只是不冷不热的点点头,在晚上的时候仍只允许兔子到它的怀里倚靠取暖

兔子开始害怕,于是它学会了笨拙的讨好。找到的胡萝卜和叶子不舍得自己吃,每天在狼回来的时候将胡萝卜拱到狼的面前

其实狼一点都不喜欢胡萝卜的味道,又脆又水,胡萝卜汁在齿间散开的味道让它很反胃。而且一口就吞下去了也不能填饱肚子,虽然是杂食性动物,但是对于这类东西能不吃就不吃

但每每看到兔子渴望又期待的眼神时,狼还是选择吃了下去。吃掉之前作出一副很嫌弃样子的是它,但是一点不剩的还是它

从来没跟兔子表示过,自己有多么讨厌胡萝卜

狼也曾试图像兔子那样表示友好,于是他叼了一块饲养员带来的生肉放到兔子面前,结果闻过那种味道后一连好几天兔子都恹恹的没什么精神

狼于是不再在兔子面前进食

那片保护区里的肉食动物都知道,新来的狼很奇怪,身边跟着一只兔子却不吃,还总跟护食似的不让它们捕捉

时常能在草原上看到这样的场景——一匹漂亮矫健的雄狼脑袋上顶着个白团子奔跑

兔子在心底给这项活动起了名字是散步,尽管看起来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

于是前来看这一奇景的游客多了起来,他们隔着透明的玻璃防护板在外面对这两只品头论足

有的人拍照只是觉得新奇,打算在网上做一个专题,吸引更多的人来看。有的人一脸严肃的说这是违反自然规律的现象,身边的人附和的点了点头。还有人表示应该将那匹狼捕捉起来研究一下,是否真的出现了偏草食性的狼

外面的人说什么它们都听不见,仍过着安稳的,在别人看起来奇奇怪怪的日子

兔子的最高寿命是12年,世界上最长寿的兔子活了19年。一般狼的生命可以维持到12年到16年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们会在一起走过很多载春秋


兔子偷偷的想过将来死去的情节,一定是它先不行,生命将至终点的时候,它还要窝在狼柔软的腹部,闭上眼睛就再不睁开了

它们窝在宽广的草原里晒太阳,一旦有危险的时候狼会首先向来者露出锋利的犬齿,然后低下头安抚似的用鼻子蹭蹭兔子的脑袋

然后兔子回蹭。

其实兔子从未告诉过狼,它一点也不喜欢暴露在空旷的草原上的感觉,那让它很没有安全感,它也不喜欢被托在背上奔跑的感觉,摇摇晃晃的好像下一秒就会摔下去

它喜欢藏在高高的野草堆中,慢慢的啃一片白菜叶子

但它从来不说,害怕的时候,只是向狼的腹部又挨紧了一点,好像这样做就不会有任何的危险

它们不在乎不代表工作人员不在乎,随着它们带来的热度逐渐降温,游客们开始对狼兔共存的场景见怪不怪。然而这只狼还是没有任何表现出要吃掉兔子的迹象

草原上有很多母狼,只是它总是假装看不到似的驮着兔子跑走,偶尔有母狼前来示好,也被它傲然的态度激了回去

这样可不行,多不正常啊,动物园里的工作人员讨论着这件事。那只兔子也很反常,每每工作人员手里拿着梳理皮毛的刷子给狼梳理毛发的时候,兔子总是做出要攻击的姿态,好几次有的工作人员还被咬了一口

狼更是奇怪的不像一只狼了,有人将它面前的肉拿走它都不会生气,但是一旦要想抱起它身边的兔子玩玩它都会凶狠的盯着

人们讨论着奇怪的事,最后拍案——这样不行,狼要是一直不交配的话动物园没有资金引进新的幼崽

狼被工作人员带走的那一天兔子还在啃胡萝卜,身边那根照例是留给狼的

这次来的工作人员很多,兔子跳起来要跟上去,被制止了,狼转过头蹭蹭兔子,告诉它不要着急,自己应该很快就能回来

然后一走就是好几天

没有了狼的保护,兔子只好躲在乱石窟中或者长的很高的野草里

狼被领到另一片草地上,面前的食物跟以往的都不一样,是刚刚割下来的还带着血的肉

狼想起兔子不喜欢这种味道,虽然很饿,但是他还是转过了头,一直等到血都干涸了才饿得受不住吃了起来

第二天还是一盆带着血的肉,但是这次人们每两个小时就换一次新鲜的,到底抵不住饥饿的感觉,狼第一次吃下了这种食物

他觉得很新鲜,但是潜意识里又抵抗着这种味道

第三天的时候,人们开始要教会他捕食,看着面前挤成一团的一堆小兔子,狼想起了自家那只,无论如何都下不去口

它想的很简单,如果不吃的话总会有其他食物来代替的

狼忽略了人类的残忍性,小团子们一个一个被刀子剖开摆在自己面前

极度饥饿的情况下,他撕扯着小团子们的尸体

狼的眼睛逐渐变成了红色。闭上眼——再睁开时,已然变得猩红

它忘记了——动物本能里,最难泯灭的,是天性

人们不停的换着活着的动物让狼去捕捉,再咬断它们的脖颈,于是半个月过去,它真的恢复成了一只真正的狼的样子

“我就说嘛,狼就是狼,怎么可能不吃兔子呢”饲养员们也满意的点点头,觉得这半个月的辛苦没有白费

兔子等了一天又一天,它很想念狼,但是狼始终没有回来

它为狼留的胡萝卜好多都干枯了,兔子用前爪拨弄着几根已经干巴巴的胡萝卜,有些可惜的想

狼回来了


兔子远远的就看到熟悉的身影,它飞快的跑过去,想蹭蹭狼的鼻子,还想窝在狼柔软的腹部不出来,想埋怨胡萝卜已经变得不好吃了,还想……

它想的事情很多,迎接它的,不是温暖的鼻息和亲昵的触碰

是狼从未在它面前露出的锋利犬齿

血液涌出身体的那一刻,兔子不可置信的看着狼……

————————————————

“爸爸爸爸,然后呢?”小女孩焦急的催促着爸爸快点将故事讲完,手里因为着急而无意识的将手里的杂志边角窝起又放下,形成一道印记鲜明的折痕

Soraru接过女儿手里的杂志,漫不经心的扫过介绍mafu为【成功人士】的大字标题

封面上的那个人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礼貌微笑,一改当年的青涩和纯真

Soraru的心抽痛了一下

“然后啊,兔子就死去了,流出来的血染红了狼的整个前爪,狼的记忆里有着模糊的兔子影像,但它又觉得这跟它前几日吃的兔子没什么不同”

饲养员们笑着从地上捡起兔子的尸体,有些嘲弄的晃了晃,有的饲养员还记恨着天真到傻气的兔子以前咬过自己的仇,又踢了兔子一脚

“故事结束了么?那只狼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那只狼就很快忘记了心里难过的感觉,他找到了一只母狼,生下了一只可爱的小狼,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

“诶?”女儿用小小的拳头捶打着爸爸的臂膀“这个故事太吓人了!而且一点都不好听!”

“什么不好听?”女人披着浴袍从浴室里走出来,慢慢倚到床上搂住孩子,语带笑意的问“爸爸欺负你了?”

“嗯!”孩子用力的点点头,觉得还是不解气,转过头跟妈妈告状“爸爸讲的故事里小兔子都死了!”

女人笑了笑,有些嗔怪的看向自己的丈夫“以后不许讲那些吓孩子”

“是——是”Soraru无奈的应着,思绪有点飘

其实那只兔子没有死,逃走了之后,它变成了强大又无畏的狼。先前的那只狼只能远远看着,它时常会回想,那只喜欢窝在它腹部的兔子


这种结局没有跟孩子讲,她会问到底的

夜深了,女人趴在Soraru的耳边有些好奇的问“亲爱的,今天你给孩子讲的故事——”

她并不笨,而是敏感的猜到了什么

“就是忘记从哪里看来的故事,随便编一下就讲给孩子了”

女人不再多问,因为明天,他的角色仍然是一个父亲和丈夫,而不应该是沉浸在故事里的说书人

Soraru看着窗帘缝隙里倾泻进来的丝缕月光,闭上了眼睛

“爸爸这是谁写的故事呀?”睡梦里孩子歪着头问到

“这是我的故事”

我的,故去的事


并不是所有的故事结局都是幸福圆满,有的时候,生活更像是被剖开的兔子尸体,规则和天性会迫使你撕开皮肉,然后看见一片鲜血淋漓


而你只能笑着,假装忘记你最珍爱的毛团子

————————END————————

并不久违的更文。那么假期过完了祝大家开学也打起精神!这篇文的梗大概来源于多年前看到的一个童话故事,名字却记不清了【向原作者致敬】

因为这是一个故事,所以怎样理解我都觉得合理,里面的每个角色都有一定的代指性,以前有尝试过写童话感的,生活本来也不是童话,所以给了一个不那么美好的结局

又因为只是个故事,所以请勿带三【鞠躬】

感谢能阅读到这里的你,非常感谢

评论 ( 23 )
热度 ( 82 )

© 黑暗料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