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是为了开心

片段

soramafu】

可能ooc】

感谢食用】

﹉﹉﹉﹉﹉﹉﹉﹉﹉﹉﹉﹉﹉﹉﹉﹉﹉﹉﹉﹉﹉﹉﹉﹉

【ONE】

mafu放下手中的叉子,捂着腮,紧闭着眼睛等待那份疼痛缓过去

“怎么不吃?”他睁眼看向坐在自己对面发问的人

默默的从对方的盘子里插走一块煎好的牛排,在对方不满的一句“混蛋”声里,放缓了咀嚼的速度

用着含糊不清的声音说话,其实在别人耳中听起来就像撒娇一样“不是说好的么?Soraru桑负责烤肉烤肉烤肉,我负责啊呜啊呜啊呜的吃”

“喂喂,这是你擅自决定的吧”那人笑着,纵容了他玩笑般的任性

面前拿着烤肉工具的手白皙修长,在不断四散的灰色烟雾里,mafu觉得即使是在烤肉,全神贯注的Soraru仍然对他具有不可抗拒的吸引力

像现在,Soraru先生即使穿着拖鞋和肥大的裤子,身上也只是随意的套了一件T恤又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卷发。mafu还是忍不住在抬头夹菜的时候偷瞄他

相识时间已经超过了三年,自己对他的憧憬貌似只在无限增加而已

被叉子和盘子碰撞时发出的清脆声音惊醒,mafu有些疑惑的看向Soraru

“这家店很难吃?还是你今天没胃口?”Soraru灵活的将夹在手指之间的叉子掉转了个方向,用它向烤肉盘上快要堆成一堆的烤肉点了点。应该是刚烤好不久,还在冒着热气

“有点走神,估计是昨晚作业到三点的后遗症”mafu满不在乎的的笑着说“反正无论如何Soraru桑请我吃烤肉就够我今天坚持到凌晨四点!”

“我说你啊,怎么这样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熬到那么晚你早饭肯定也没吃……”

对于说教模式一旦开启就很难关闭的某人,mafu装作虚心接受的样子乖巧的点着头,却在低头的瞬间扬起嘴角

“是,是,Soraru桑说的很对”他在心里这样回答到

在已经天色渐晚的一个夏夜,炭火烟熏的味道,周围人喧闹的声音,好像都没有了。所能清晰感知到的,就前面一个人

“像个老婆婆一样”mafu嘀咕着,眼里是无法掩藏的笑意

架在炭火上的肉因为长时间没被照顾到所以发出了抗议般的“滋滋”声。

“这部分已经糊掉了”Soraru停止了长篇大论,用夹子一边翻动着食物,一般想起来什么似的说道“说起来,家里有在催婚。虽然还不知道会找个怎样的女孩子,先希望她能忍受我说教吧”

周围吵闹的声音,面前呛人的烟雾一下子又回到mafu眼前了。Soraru的眉眼在充满着炭火烟尘和其他食客抽烟产生的烟雾里,显得极其不真切

他听见自己用干巴巴的声音说着:“如果想在三十岁之前结婚的话,你需要快点找个女朋友”

牙好像更痛了


【TWO】

震耳欲聋的音响声和灯光下看不出颜色的衬衫

嗨,他腼腆的笑着,小声向憧憬太久的人打招呼。那人只是点了点头,目光在自己的身上只停留了一秒,随即就移开

真冷淡啊,mafu的笑容有些尴尬的凝固在脸上,轻微的社交恐惧让他完全不知道该如何继续下去

有人在背后熟络的拦住了他的肩膀,偏头笑道“mafu,这是Soraru桑,唱歌超级棒,你应该知道他吧”随即推着mafu坐到Soraru旁边的沙发里,有些促狭的对mafu眨了眨眼睛,离开前附在mafu耳边小声说“是很厉害的前辈,多交谈啊”

感激的向友人低声道了谢,望向Soraru时不出意料的发现他仍然没注意到自己的动作,只是自顾自的拿起桌子上摆放的酒杯啜饮一口

酒液随着动作在杯面轻晃,或许是身边的目光太过强烈,Soraru放下酒杯,有些疑惑的看向mafu:“有事?”

一切强装出来的镇定在那人的注视下土崩瓦解

应该感谢昏暗的灯光,遮掩了mafu从脖子一直蔓延到耳根的红色

讷讷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摇了摇头

好在Soraru并没有多问,那天他们合唱了他们之间的第一首歌,在Soraru有些惊讶的眼神里,mafu抖着声线唱出了不太稳的高音

明明平时轻松就能唱上去的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这份无法言说的情感。可能第一次见面,自己就已经没出息的无法移开视线了



【THREE 】

初春的晚风说是温暖却还是带着一些不可忽视的凌厉,打在脸上会有种被抽痛的错觉

mafu赶在天黑之前进入他们工作的地方,虽然不知道Soraru这么着急的打电话叫他过来做什么,工作已经进入到尾声,难道是……有些昏沉的想着,一边推开了带着凉意的门把手

“最后商定一下吧,这里”Soraru用指节点了点出问题的地方

听到他说的是工作,mafu松了一口气,心里说不清到底是失望还是侥幸,只是工作啊,在想什么呢

他左手的拇指和食指不自觉的捏了一下右手的小指指尖,然后开始心无旁骛的工作

出来的时候已经天色如墨,Soraru有些歉意的帮mafu拦计程车,等了许久也不见一辆

人是由矛盾组成的,Soraru看着远方还是没有车灯照过来,纠结的把邀请mafu留宿的话咽回了肚子

mafu盯着脚下的一颗石子一动不动,然后,他打了个喷嚏

Soraru转过头看着mafu,妥协似的叹了口气“走吧”

“去哪里?”那人还偏偏要一脸疑惑的问道

“你家,或者我家”回答的语气和表情一样僵硬,半晌,才加上一句

“这件事不要发推了吧?”

想到每次发的有关和mafu留宿在对方家里的推,评论区就是一片不忍细读的话

不在意的人看来或许是玩笑,自己看……就是灾难。人总是对被公之于众的真相有着想逃避的心情,尤其在自己的事情上,这点表现得最为明显

怎么能指望那个笨蛋能理解自己不可言说的心思呢

Soraru伸出手,揉了揉mafu的头发,不忘用威胁的语气又强调了一遍

“不许发推”

“啊知道啦知道啦”被那人笑嘻嘻的推着向家里走“快点回去,超——冷的”

【FOUR】

大概旅途总是辛苦多于享受

夜色里急速行驶的长途车晃荡不已,司机为了节省电源将车内昏黄的小灯全部关闭了,只留了自己头顶的一盏,方便看清路况和旅客交钱的数目

Soraru的手温柔的拍着mafu的背,皱着眉头看mafu捂着嘴,马上就要吐出来的样子

本来想责备一下这个人执意要在沙滩上流连太晚才错过最后一班船,但是看着他难受的样子,话到嘴边却是怎么都说不出来了

又是短暂的停车时间,车上为数不多的乘客也下去了大半

“要不要下去吐?”Soraru偏头附在mafu耳边悄声说到

mafu连摇头的力气都快没有,只是摆摆手示意不用,然后将头靠在了Soraru的肩膀上

车又开动了,后排除了他们二人已经全部清空,还剩三四个乘客在第二排坐着,脑袋垂下去,一看就是睡着了

Soraru用手揽住mafu的肩膀,他以为自己一定会紧张的不知如何是好,但是他没有

抱住他的一瞬间,Soraru真的只是单纯的觉得mafu实在太瘦了

窗外的路灯因为车的急速行驶而变得模糊,Soraru只来得及看到和天空一样黑的海,路灯灯光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照到他的脸上,晃得让人想闭上眼睛

进入一小段隧道,灯光一下子被切断了,好像随之一起被切断的,还有时间

Soraru调整了一下肩膀的高度,轻声问mafu还有没有难受,没有得到回答

mafu的头发软软的贴着他的耳朵,随着车子的摇晃也一晃一晃的,好像感觉到姿势不太舒服似的,mafu向Soraru的颈窝靠了靠,然后不动

应该是睡着了

过了隧道,月光一下子从窗户照在mafu的脸上,mafu的眉皱了一下,Soraru先是拉上了窗帘,后来想了想,给mafu在自己怀里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然后轻轻的,将手覆在mafu的眼睛上,感受着掌心底下的睫毛如蝶翼一样偶尔颤抖着

早就忘记mafu怎么从靠在他肩膀的姿势,变成现在这样大半个身体窝在他怀里的姿势的

晚上车里温度并不高,Soraru拉好mafu的衣服,小心的没有吵醒他

车即将驶入第二个隧道的时候,车上就剩下他们两位乘客了

司机回头问Soraru是否到终点,看到后面两个人一个半搂着另一个的姿势,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面色如常

“是的,辛苦了”Soraru回答的时候,良好的家教让他不自觉端正坐好了身体。mafu被摇晃醒,迷糊的睁开眼,有些窘迫的爬起来揉了揉眼睛

他没坐过这样时间久条件又不好的长途车,更没有这样和谁亲近过。有点脸红的将视线看向窗外,自言自语道“快到了吧”

那是他们第一次,没有任何其他人,仅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旅行


【FIVE】

他们最终也没有拦到计程车,只好走回去

"在一个雨天,我们两个人去了某个碰头会,出来的时候,雨停了。"

是这样解释的,然后,就再也忘不掉了

"一个人做不到的事,想要两个人一起共同挑战呢"

电脑里的声音很清晰的传出来。Soraru有些痛苦的捏了捏自己的鼻梁,语气不善的对着不厌其烦的回播自己最后一句话的mafu道"去洗澡"

"嗯嗯"mafu收起脸上的笑,乖巧的关掉了页面。看着mafu晕乎乎的样子,Soraru从药箱里翻出感冒药,又倒好水放在桌子上

跟他在一起的每一刻都……还真是,不让自己省心

"Soraru桑?"浴室里传来mafu的声音

这个笨蛋,不会是摔倒了吧,Soraru快速跑到浴室门口,用手扣了扣门

"mafu,怎么了?"

"洗发水要没有了哦,记得这两天去买回来吧"

"哦好"Soraru担忧着的心放下了,回到房间收拾床铺的时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为什么会觉得刚才的对话像夫妻日常?

早上的食物是mafu出去买的,体质出奇弱的家伙这次没有生病,自告奋勇的出门买早餐

两个人坐在桌前安静的吃饭,mafu正将最后一口鸡蛋送进口中的时候,他清楚的听见Soraru随性的问道

"mafu,我们出去旅游吧"

被咬碎的鸡蛋黄差一点就呛出来,mafu大口喝了一口牛奶,惊奇的问

"旅……旅游?!"

"工作就要进入尾声,空出一两天出去玩一圈总是有时间的"Soraru淡定的递给mafu一张纸巾,语带笑意

"愿意么?"

【SIX】

"嗯,快要到了"Soraru不着痕迹的活动了一下被压麻的手指

车厢里很安静,两个人对看了一会儿

胸口处仿佛还残留着mafu依靠时的温度,心跳的有点快,这超出了事情的可控范围

Soraru在最后想吻上mafu的时候别开了眼睛

司机可能想为自己提神,突然从音响爆发出来的摇滚乐声把两个人激得猛的拉开距离

这种心情,就像是少年时看着喜欢的女孩子从自己面前走过,自己盯着她的时间稍微一长都会惶恐不安。就好像所有人都能看出自己喜欢她一样

没什么区别,而自己这么多年也没什么进步啊

Soraru自嘲的想着,无论过了多少年,遇到喜欢的人,自己还是连那句告白都不会说出口

假装着不在意最终也只是假装而已

他想起第一次见面时的mafu,自己对他应该就像对所有的社交障碍者一样,礼貌的微笑,然后再无交集。说实话第一次会面已经记不太清了,但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心情呢

经过长时间相处的和互相的磨合,Soraru发现所有的印象归结起来不过一句

他是特别的

他开始习惯mafu穿着宽大的衣服将他的腿显得只有三十公分,习惯了他拍照片的时候模糊不清得看不清物体原貌,习惯了那人工作时认真的一遍一遍的返工

甚至可以说,他喜欢这样的mafu

他们会在一起做两个单身朋友可以做的一切,一起吃饭,一起聚餐,一起合宿

但Soraru清楚的知道,在自己心里,对mafu的定义不再是止于【朋友】

"Soraru桑就要三十岁了啊"

mafu的声音因为疲惫而变得懒洋洋,带着一点惯有的戏谑意味

"是啊"Soraru将思绪从回忆里抽出来,想知道他怎么突然提起来这个

"三十岁的Soraru桑,可能还没有找到女朋友,但是他的事业变得比以前更厉害了"mafu看向Soraru,在他的眼睛里,Soraru清楚的看到了满满的自己的影子

"很快,Soraru四十岁了,他可能已经结婚有了孩子或者是——还没找到女朋友"

"喂"

Soraru还没来及制止mafu的胡言乱语就被mafu捂住了嘴"都是假设啦Soraru桑不要当真"

顿了顿,mafu继续说"他的事业更厉害了,但他仍然和mafu在一起,他们还在一起合作,mafu从需要每天给Soraru返五遍工减少到每天返两次就好;Soraru五十岁的时候"

Soraru懒得制止,用眼神示意已经说兴奋了的mafu继续

"五十岁的Soraru桑已经是个老爷爷了,但是他仍然喜欢唱歌,但是他已经转战作曲和mix,成为了很厉害的p主,和——"

"和mafu一起"Soraru接过mafu的话"我们合作了二十多年啊"

"没错!因为mafu是天使所以不会老的!"mafu给Soraru讲完了这个冷笑话,Soraru没有笑

他认真的看向mafu的眼睛,缓慢的问道"mafu已经很厉害了,为什么一直到Soraru五十岁的时候还跟Soraru一起呢?"

mafu收敛起笑容,爆炸般的摇滚乐突然停了,一起停止的还有不停摇晃的车

司机头也没回的说道"终点到了"

【SEVEN】

如果人生是既定的,那有的人一声也无法改变

因为他们的固执,已经渗入到灵魂

【喜欢Soraru】已经变成了一场无人知晓的盛宴,一个人狂欢,到最后,一个人谢幕

mafu喜欢看Soraru穿着衬衫的样子,第一颗和第二颗扣子解开,露出白皙的脖颈,明明是开着的领口,配上Soraru那张脸,却怎么看怎么禁欲

我喜欢你啊,他总是这样说。玩笑的,认真的,混在一起

连他自己也无从分辨真假

相处时的一切都像碎片一样,mafu深知他拥有的从来都不是一个完整的Soraru

他能拥有的,就是Soraru和他相处时的片段

或许有些情感他永远都无法在Soraru这里得到,那又怎样,握着片刻回忆也能支撑

"女朋友啊"Soraru向自己嘴里放了一片烤肉"三十岁的约定可能要推到三十五岁了"

mafu用舌尖去触碰疼痛的齿根,眉头不能抑制的皱了起来

"智齿么?"Soraru有些担忧的望过来。"不,咬到舌头了"mafu含糊不清的回答

于是Soraru说了句"小心点"便略过疼痛这个话题

撒谎是人类本能,mafu有些苦涩的想,有的时候真的希望不要和Soraru的关系太好,他无法想象如果有一天Soraru结婚了邀请自己当伴郎自己的脸色会怎样的颓败

mafu想起了旅途时Soraru提出的尖锐的问题,那几乎是意有所指了

下车后mafu也没有回答,而Soraru也没有继续问下去,两人匆匆赶到酒店便都疲惫的睡着

问题的答案mafu谁都没有告诉,只在末春的海边,呢喃着告诉了略潮湿的空气

"因为在这个世界,仅仅有一个Soraru而已"

【EIGHT】

"好了不吃了"Soraru起身去结账,留mafu看着还剩下很多的食物惋惜

可是牙真的很痛啊…

天气已经很热了,正是能和Soraru去赏花的好时候,牙痛容易耽误工作啊,明天去看医生吧……mafu安排着明天的计划

Soraru很快就上了计程车,若不是工作,Soraru来mafu这边一次其实有些麻烦

回到家正在翻箱倒柜的找药箱,收到了来自Soraru的短信

【预约了明天上午十点的牙医,电话号码等下发给你,智齿不快点治疗会越来越痛的,先吃一片镇痛药】

Soraru发完短信看着夏日特有的天空颜色,回想那人撒谎都不会掩饰,看到这条短信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不禁低声笑了一下

为什么选择我呢,为什么选择跟我合作呢?

他又想起来mafu有些疑惑但是又期待的眼神

"因为一个人做不到的事,想要两个人共同挑战"

还因为,这世界上仅仅有一个mafu而已

————————END——————————————

三月诈尸

写了我心目中的他们,半拟实的相处模式

三月真的累成🐶

这篇可能看起来非常乱,题目起的叫片段,所以内容就是他们各自的记忆片段,连起来就是一份无法言说的爱情,也不知道写没写出想要的感觉

好久不动笔文力简直弃我而去

感谢你能读到这里,非常感谢





评论 ( 16 )
热度 ( 82 )

© 黑暗料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