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文是为了开心

时光信筒


半架空
流水账
ooc
感谢阅读ww



【2011】

“你约我出来…就是为了看这个?”mafu站在天月身边,兴致缺缺的看着被淹没在小朋友堆里的小小信筒,若不是天月一脸认真的约他来这里,mafu说什么都不会出门的

“不要开玩笑了”连续多天的睡眠不足使mafu的耐心变得没那么好,小朋友们投完信后渐渐散开,露出了信筒上用不同颜色写出的幼稚字体【时光信筒】——怎么看怎么像哄骗小孩子的把戏

建立这个信筒的是一家很有名的幼儿园,信筒就设立在幼儿园不远处的一个公园里

本来是放在幼儿园室内的,只是随着信筒名气的提升,园长决定放到公众区域,与相关部门协调好之后,定下了每年的男孩节和女孩节这两天会开放信筒,即使不是在本幼儿园上课的小朋友也可以享受一样的待遇,待遇就是——

“收到来自四年后自己的一封信”mafu喃喃道,最后低低地叹了口气“天月,我们还是回去吧”

【收到来自四年后自己的一封信】这个活动不知是被谁提出的,先是每个孩子在入园的时候可以选择给四年后,也就是已经毕业了的自己写一封信,信里可以写自己的烦恼,也可以写自己的秘密,或者对自己的期待。然后他在第二天就会收到回信,无论如何,拆开这封信的人都是他自己。等到四年后,小孩子真正幼儿园毕业的时候再将他入园时写的小小信封还给他,看一看当年自己的烦恼是否在“四年后的自己”的帮助下圆满解决了,自己是否成为当时自己最期待成为的小孩呢?

这种教育理念一经实施便获得成功,孩子们长大的时候自然而然就会知道,那封所谓的“回信”应该是由老师模仿孩子的笔迹写出来的,但是在他们还小的时候,正是这些善意的隐瞒,保护了他们向往未来的梦

“mafu”天月搂过mafu的肩膀,直视着他的眼睛说道“你最近消沉得太厉害了,我只是觉得你需要倾诉。”不说出来也可以,即使用信的形式告诉了陌生人,也好过一直压在心底

mafu有些勉强的笑了笑,他也知道最近自己过于反常的状态引起友人的担心了。最终却只是摇摇头,故意忽略了天月担忧的目光,歉意地告诉他自己要回去。

已经连续一周了,天气一直没有放晴,云层厚积却无雨。空气里也满是潮湿的气息,压抑得有些让人喘不过气

mafu回到独自一人的单身公寓,他不知道是否能称这里为“家”,反正只有自己,在哪里都能住。换好鞋后,玄关处铺的地毯出现了深色的痕迹,mafu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外面下雨了

下雨了啊…mafu站在窗前,看雨点大滴地拍在玻璃上,然后碎成万粒水银。终于下雨了,好像连带着压在心上的云层也轻了一些

真的轻了一些么?mafu用力地咬住了唇。他又想起了天月带他到那个信筒前时期待的眼神,天月是真心担心他,但是对于自己不曾开口的痛苦,却是谁都无法解救

玻璃上清晰的映出mafu的样子,面容被长时间没剪的头发遮去了小半,隐藏在刘海之下的眼睛毫无光彩,唇色也因为不规律的饮食和睡眠而变得苍白

社交障碍,人群恐惧,自己都快要脱离社会正常运作轨迹。mafu自嘲的对玻璃中映出的自己笑了笑,也没有管还在滴水的头发,将自己摔进沙发里深陷下去,迷糊着失去意识

猛然间被雷声惊醒,醒来的时候看见自己还穿着回来时的衣服mafu才反应过来,自己应该是在沙发里睡着了。看向黑暗中愈发清晰的电子时钟,数字显示二十三点。mafu突然打开了灯,在一片混乱的电脑桌上摸出一支笔,随手扯了用来写谱子的纸,飞快的写下一行字:

“mafu亲启……”

雨中的街道空无一人,只有车灯穿过雨幕,在地上投出淡黄色的影。mafu喘着粗气,扶着被雨水淋湿而变得有些滑的亭栏,看向不远处被保护在棚底的信筒。信筒上的字颜色鲜艳,远远看去有些滑稽,像是在嘲笑注视着它的人一样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决定投出去,也许天月说的对,他需要一个宣泄的方式,反正也不会有人在乎。此时已经到了凌晨,进入了新的一天。还有六个小时,就会有人过来封锁信筒,自己应该是最后一个投信者

等到信件被送到,那些温和善良的老师们在众多可爱的信件里发现这样一封被雨水淋湿又充满负能的信后,大概只会当做恶作剧扔掉吧。因为信上没有邮编和地址,空信封里面装着信,然而信件仅仅有个名字是投寄不出去的

薄薄的信封从狭小的投信口处扔进去,落在众多信件上发出闷响

真好,mafu长舒了一口气,至少会有人知道有一个胆小鬼懦弱的离开了,虽然可能无人相信

异样是在次日早晨发现的,mafu再次冒雨回来后全身都湿透,他胡乱的冲了澡就躺在了床上。第二天没有意外的发烧了,当他半跪在药箱面前找药的时候,门铃发出声响

mafu按了按跳的厉害的太阳穴,趿着拖鞋去开门。是天月?怎么不提前说一声…mafu嘟囔着打开门——门外空无一人,而夹在门缝里的信因为mafu的动作“啪”的掉在地上

那是一封没有邮编和地址的信。mafu慢慢的打开了折叠着的信纸

“mafu亲启:

我已经知道你现在的处境了,想必你很烦恼吧,对目前的状态很迷茫我也能理解。但是无论如何你也不应该被以前困住,更不应该怀疑未来,说真的看自己三年前是这样的我有点困扰,太过负能都快变成堕天使了啊。至于是否应该坚持音乐这条路,这种怀疑是多余的,我只能说这么多,毕竟你还没发布第一张CD。你已经喜欢音乐这么多年,仅要因为一时的灰心就放弃全部吗。还有,尽管一直沉浸在音乐里,但也尝试着多出去走走,不好好对待身体可不行。收到你的来信我非常惊喜,以后遇到什么事也请邮递给我吧,虽然我也不知道是怎么送到我这里的,但是我非常愿意向你提供帮助,关于最后一个问题,坚持生活下去的理由有很多,毕竟无论何时你都还有我啊”

最后一句的“我”那里有很多墨迹,能看出被划过的痕迹,依稀能看出旁边写的是龙飞凤舞的“soraru”字样,又被涂抹下去,重新写上了“我”

恶作剧?mafu认出“soraru”的名字时心猛的沉了下去,如果信是恶作剧的话…他是怎么知道Soraru的?还用自己的名义给自己回信

对于Soraru,mafu怀有的情感比较复杂,一方面他很仰慕这位唱歌很好的前辈,一方面却又因为Soraru有些冷淡的态度望而却步

mafu从一开始就没指望收到回信,所以他读完信件后小心的收了起来。无论是恶作剧还是其他,至少现在,他想尝试一下,信上说的会不会是真的


【2016】

“mafu亲启

没想到今年的信来的这么早,去年我没有骗你吧,事情是不是开始向着好的方向发展了?应该是的,不然你怎么会在信中用了这么多颜文字。去年我还以为会收到你的回信,没想到第二天我到信筒那里去看的时候发现已经被锁上了,但还是非常感谢一年一度的活动,不知道小朋友有没有像我们这样的情况,不是老师写的而是真的收到四年后自己的回信呢,还有你说的没错,对于soraru说的‘恶心’不用放在心上,他是个傲娇”

“在写什么?”突然在背后出现Soraru的声音让mafu的手一抖,没说完的话也只好作罢,mafu匆忙的装好信封,眨了眨眼睛,狡黠的对Soraru笑了一下“秘密”

怕Soraru起疑,mafu站起来整个人挂到Soraru的脖子上,用着撒娇的口吻说“走啦——去吃饭,肚子饿了”

再用一个吻,Soraru应该就能忘掉之前他在做什么吧?


【2013】


“所以,要跟我合唱么?”Soraru语气听不出什么起伏,倒是mafu在那天轰炸了他所有的朋友

三月的天气也没有很炎热,mafu在室内鼻尖都微微冒汗,身后的墙上靠着几把自己喜欢的吉他,窗前是自己喜欢的窗帘,身上是自己喜欢的睡衣,然后现在他即将和一直喜欢着的人合唱

“啊啊啊啊啊啊”mafu把自己闷在被子里,用超高分贝喊了几秒。希望不会收到邻居投诉。把自己从被子里解救出来的mafu顶着一头乱毛,自顾自的傻笑了几声

“mafu亲启

今年三月的时候,和Soraru桑合唱了第一首哦,我不说你肯定也都知道,因为是你经历过的嘛。一直期待的梦想实现了真的超——开心!现在在很努力的练习作曲,Soraru桑真的是很厉害的人,还有一个不切实际的愿望是,希望有一天也能和Soraru一起出一张专辑,不知道能不能实现”

推特私信显示有新消息。mafu眯起眼睛看向屏幕,待他看清内容的时候又一次炸裂了

“晚上有时间么,出来吃饭顺便商量一下合唱曲的事”

——是Soraru

尽管很想在信上问自己和Soraru的关系发展得怎么样,但怕看到不好的答案啊

mafu有些苦恼的拨弄一下头发,最后还是放下了笔

顺其自然吧

【2016】

“Soraru桑的料理真是…”mafu伸出舌尖,舔了舔下唇,虽然他的本意是向Soraru展示他很喜欢食物的味道,但是落在Soraru眼里完全不是这样,恋人一切细小的动作都像是不自觉的勾引,Soraru垂下睫毛,没有刻意遮掩眸子里的欲望

所以当mafu红着脸推开Soraru时用力的擦了擦嘴角“喂,我说你…能不能不要在吃饭的时候发情啊”

最后几个字他说的很轻,闪躲的眼神让这句像是责备的话变成了撒娇

Soraru已经神色淡然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但是白皙的脸上没有消退的红晕也出卖了他,“喜欢和恋人拥抱接吻,有什么不对吗”

他问的太过自然,mafu一时语塞。“你有事瞒着我”Soraru说这句话的时候用的不是问句,他笃定的眼神让mafu想起了那天也是这样,Soraru站在他的面前说“你喜欢我”

这个人即使告白,也是掌握主动权的那一方。但是没办法,谁叫自己真的喜欢他呢

盯着天花板上的吊灯,mafu终于走到Soraru身后搂住他的脖子,有些挫败的低语:“吃完饭就告诉你”


【2014】

“那么,mafu也来说点什么吧”黑发青年并没有笑,只是谁都能听出来他语气里的温柔

一反在网络上活跃的形象,mafu只是坐到Soraru的身边,看起来乖巧又安静。这次聚会有一些不认识的唱见,感觉大家都很厉害呢

“啊?”mafu有些茫然的抬头,看大家的目光都在注视着自己,立刻又窘迫起来,有些语无伦次“啊是……”

几个寿司咽下去后mafu很快就忘记自己刚刚说过什么,大概是一些客套话,但是看Soraru的表情,自己应该没说什么不该说的。mafu在心里偷偷舒了一口气,还好还好,随即又有些迷惑起来,自己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习惯依靠Soraru的?

已经记不清了,但是mafu很快又忘记这个疑问。对于他来讲,依赖Soraru并不是什么负担,所以不用放在心上

“从合作的第一张专辑开始,一切都像做梦一般,虽然知道你就是mafu,但还是忍不住和你道谢,如果没有你的第一封回信,应该就不会有今天的我。但是说回来,我要是消失了也就没有以后的你了,这么想的话我们也说不上到底应该感谢谁,那就谢谢信筒好了。能变成现在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以前遭受的block是有回报的吧?一定是的。去年你给我写的回信里说失去某些朋友的同时还会收获新的朋友,所以身边的人就如此更迭着,没想过自己以后也要变成得像Soraru一样会说教了,这么想着竟然有些苦恼(笑)。那么,今年的信先写到这里,也希望明年的你可以一切顺利”

每年的这个时候都能听到窗外树叶被风吹过的声响,mafu揉了揉因为长时间不动有些酸痛的肩膀,看到Soraru新发的推特后打通了Soraru的电话,尽管语气轻柔,但是脸上的表情却完全不是温柔的样子

“喂?Soraru桑?说好的工作为什么又去玩游戏了啊”

Soraru在电话那头赔笑道“马上,只是休息一下”

“你昨天也是这样说的”工作起来毫不含糊的mafu对于Soraru来讲简直恶魔一样的存在

“好啦,我立刻就去”那头慵懒的嗓音变得认真起来了,Soraru对于他们共同的梦想也是丝毫不含糊的,轻轻上扬的尾音消失在电话的忙音中

“mafumafu大人”


【2016】

Soraru翻看着桌面上依次铺开的五封信,又看了看mafu写的回信,突然轻笑了一声
“笨蛋mafu”


在我没遇到你之前,发生过这么多我所不知道的事。除了笨蛋,Soraru找不到其他的说辞。难道要他说,要是早一点遇到你就好了,要是恋爱过程没有那么曲折就好了,要是…


可惜没有如果,mafu大概在多年之前也不会想到能和自己憧憬的人共同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吧。所以意外实现的梦想才能被称为惊喜

Soraru的目光落在第一封还未写完的回信上面,mafu已经写完了最后一句“无论如何你还有我啊”

意外小心眼的男人皱了皱眉,将“我”的字样改成了自己的名字,台灯暖色的光线下,Soraru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一片温柔的暗影,mafu听见恋人不满的说:“既然和我在一起了,就不需要自己辛苦的承担着一切”

是吗,mafu仰起脸向后靠在Soraru的怀里,知道Soraru应该是将这些信件误会成自己以前自言自语的产物了,却没有多解释什么

是秘密嘛,需要有人保护的,才叫秘密

恋人软软的头发蹭过自己的脸颊,Soraru收紧了手臂,“有的时候你真的笨死了”没说完的半句话被傲娇咽了回去。

所以才让人这么不放心

小心的将信封装好,Soraru在mafu吃惊的注视下提笔写下“まふまふ様”

“也让我为你做些什么吧,即使是这些很小的事情”纵然是这样一封没有地址没有邮票的信,但是我知道你会收好。对于一切都怀有认真的态度,你一直都是这样

mafu第二天早早就起来了,从Soraru怀里轻轻挣出来的时候恋人睁开了眼睛,还不太清明的目光里带着询问

安抚性的吻了吻他,mafu一边穿衣服一边轻声说“今天我去买早餐”

清晨里的信筒仍在那里静立着,因为已经过去很多年,信筒上的字体已经不大能看清。mafu想起了很多年前那个颓废的自己,在大雨滂沱的夜晚有些紧张的投进去一封脏兮兮的信,从此改变了未来的轨迹

按照时间顺序依次将回信投进去,这样大概以前的自己收到信的顺序也不会错了

所以说命运真的很奇妙,是否因为信筒注定会在今年被拆除,才让所有的信件都在时间截止之前到达呢

五声轻响过后,mafu拍了拍老旧的信筒,算是告别

谢谢啦



【2015】

“mafu亲启

真是抱歉,今年怕是最后一年通信了,这边的信筒因为要将那片公园重新开发而马上要被拆除,很多孩子听说这个消息都哭了起来,这的确是一个坏消息。今年你应该会度过一段很艰难的时光,好在有Soraru的帮助,所以勇敢一些就好了,可惜的是不能在明年收到你的信件。每一次回想前一年的自己,都会觉得相比过去自己又有了新的改变,这种改变大概是好的。Soraru最近总说我开始变得像他,他也不自觉的被我影响之类的。然而‘夫妻在一起待久了会变得相似’这种例子好像不大合适呢。其实想说的话有很多,全部都写下来却又不太现实,只能说你今天所获得的一切,都是因为你的选择。所以mafu也是很了不起的。虽然这样说有些羞耻,但我不打算收回”

mafu仔细将信叠好,因为信上已经说了即使再写回信也收不到,那就不写了吧

因为自己已经度过了那段艰难的岁月,已经不再是那个脸色苍白低着头走路的自己了,即使前面还有什么困难,但自己已经没什么好惧怕,如果说有什么是不能和Soraru一起解决的,那就叫上天月,再不行还可以求助于太郎,还有许许多多的人

周围的温暖已经足够多,他不再畏惧没有光亮


很久很久以后,mafu在收拾房间的时候整理以前的信件,他翻到了那封Soraru亲自写上他名字的信封,因为胶已经干了的缘故,里面的信带着一张不规则形状的纸条一起掉落在地上,那张纸看形状就知道是随便从哪里撕下来的,完全体现了Soraru随性的风格

mafu有些好奇的捡起来,是自己收到的第一封回信,保存到现在信纸都有些发旧,纸条应该是被偷偷粘在信封里面的,当时自己粗心的没有发现

大概是短时间内快速写下的,Soraru的字迹有些潦草:【坚持生活的意义应该还有一条,你会和我在一起】

————————————————

时隔两年后,那个信筒重新被建立起来,因为孩子们需要这份小小的礼物

建好的那天正是男孩节,mafu看着小朋友们围在新安装好的信筒前,互相吵着要第一个投信,不自觉露出微笑

忽然衣角被轻轻扯了扯,mafu低下头,对上一双黑曜石般清澈的眼睛

“哥哥你站在这里也是要投信么?那你要站的再往前一点哦”小孩子善意的提醒这位看起来很想投信的哥哥

“我不投信的”mafu摸了摸有一头卷毛的小天使“你投进去了么?”

小卷毛明显变得苦恼起来了“虽然投进去了,但是我很担心要是收不到回信怎么办”

“不会的,我保证”mafu蹲下身,和小男孩对视着,严肃的说“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约定”

男孩子被这庄重的保证震慑到了,用力的点了点头,在他的印象里,只有父亲和自己说过这种话,这一刻男孩突然有了一种神圣的虔诚感,他一定能收到回信

你会成为你憧憬的那种人,也会因为你的选择而庆幸。当信封掉落在信筒内的一刹那,你已经收获了来自勇敢的你最好的礼物



——————————————————END————

后记:

整篇的灵感都来源于大王给老板的那封信件的照片,字体真的有萌到。迟到的六一快乐,日本的儿童节有些特殊,查过之后选择了这样一种题材。关于时间轴上的事件请不要深究,因为算是半架空的。一直都觉得没有所谓的谁救赎谁这一说,永远都是自己才能挽救自己吧,只不过因为放到社会里会产生蝴蝶效应,所以人与人之间的际遇才愈显神奇
六一出生的孩子也是被世界深爱着的吧,yuru酱,迟到一些的生贺ww
那么,希望你们的六月也开心
谢谢能看到这里的你,有考试的孩子也要一切顺利

评论 ( 10 )
热度 ( 87 )

© 黑暗料理 | Powered by LOFTER